珈蓝神殿 - THE TEMPLE OF JIALAN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77|回复: 9

魔剑(ShadowBane)背景及世界观----官方

 关闭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10-12-2017 19:56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1-4-2010 22: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米兰rose 于 2010-1-7 12:33 编辑

    Shadowbane世界观.rar (66.34 KB, 下载次数: 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1-5-2010 09:4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幻影,借你的地方 编辑了!

    本帖最后由 米兰rose 于 2010-1-7 12:34 编辑

    老外注重内涵 游戏资料和剧本够看几天的

    白昼时期:

    你可知道被Shadowbane 一剑穿心而死的Cambruin的伤感传说。你想必曾经听过黑锤Caeric——第一位圣骑士的故事,从尸巫女王的黑暗领域找到力量之剑,并把它从死亡的阴影中带了回来,从而扭转了血泪之战的整个战局,但这些传说不过是有关Shadowbane传说中的极小一部分。在Caeric寻求Shadowbane之前数千年,另一位英雄也曾在世界的深渊中搜寻过这把力量之剑。很早以前Shadowbane的力量就曾赢得了Rennelind原野的战争,这把吟游诗人口中的光明使者之剑也曾扭转过另一些战争的局势,那些比血泪之战更黑暗恐怖的战争。天哪,甚至那位第一个在战场上中挥舞Shadowbane的人类之子Cambruin都遭到了背叛。自从它被制造出来开始,它一直都能带来力量和荣誉,并能挽救危难。是的,Shadowbane的故事贯穿整个最高之王诞生之前的时代。你想知道在天灾之战中的第一位寻剑者的传奇故事吗?那么听好了。

    在白昼时期,伴随着万神之父的伟大胜利的开始和结束,Shadowbane的恐怖光芒曾两度在世上呈现。事实上,当诸神们仍漫步在世间的时候,世界之子比现在更为强大。大多数传说都发生在那个时期,有光荣的,有恐怖的。这些故事在白昼时期之初巨人诞生的时候被记载下来,通过万神之父亲手工作,具有力量的诗歌被歪歪斜斜的刻在了命运的石壁上, 从此历史和命运被注定。当时万神之父制作了人类——他最伟大的孩子,他为世界设计的最终造物。 。

    第一个人类和泰坦创造了祝福之国Ardan,那是世上从不曾有过的天堂。现在保留的关于Ardan传说很少。那是人类第一个昌盛的国度,由于精灵的背叛而毁灭。泰坦被消灭,他的孩子——人类被邪恶的魔法削弱,成为不灭帝国的奴隶。诸王的历代记中讲述了这些奴隶如何从他们残酷的主人那里重新学习语言和文化,然后从高贵的半人马那里学会了法律和战术。在那些日子里矮人和巨人之间为了争夺符石而爆发了大规模的战争,这个时代也目睹了北方人的诞生。许多伟大英雄、酋长和国王都生活在那个时代,他们的事迹被书写下来。几乎整个白昼时期Shadowbane都远离人类或精灵的掌握。这力量之刃被矮人妥善的保存在地底深处。Shadowbane被保存在那里直到天灾之战,这场对抗混沌的可怕战争发生在白昼时期末期并且最终将人类的命运转入正轨。

    关于这场恐怖战争的起因有很多的记载,沙漠的邪恶精灵长时间的忘却他们的族人,开始崇拜巨龙。并且密谋毁灭世界。不灭精灵帝国惩罚了他们的叛逆之心,并且将他们命名为艾克人,在被流放者的第五代他们发动了血腥的战争。他们对抗精灵屠杀精灵,这场仇恨的战争蔓延到整个世界直到一位艾克人的术士打开了混沌之门。上古的恐怖造物成为最后这个可怕举动的后果。所有混沌的领主在黑暗之王的亲自统属下带领畸形的恶魔大军涌入世界,毁灭一切就是他们心中的目标,

    这样天灾之战开始了,世上有史以来最可怕的战争。然而希望还在,精灵、人类、半人马、甚至巨人一起组成了强大的联盟拯救世界,忘却了于生俱来的分隔他们的敌视。所有这些万神之父的孩子们为了世界的命运并肩站在一起。唉,即使他们联合在一起都不能阻止邪恶混沌势力的蔓延。一败再败,但是有许多英雄不愿意在恐怖的战争中坐以待毙。

    Bergund就是这样一个人。

    寻刃者Beregund和第一次寻剑的故事

    Beregund——寻刃者、Beredir之子,在那个时代是个强大的武士,是Gorthini大酋长的长子,高山之民。据说他比最大的精灵还高,他的头发比乌鸦的黑羽毛还黑。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四肢发达头脑却不简单,没有人能在斗智的比赛中战胜他。在童年时代他就主持狩猎,Beregund是一位标枪的大师,他有连雄鹰都妒忌的敏锐的视觉:没有一个猎物能逃脱Beredir之子离弦的箭,他快乐的童年时代结束得很早,因为没有一个山民能逃出天灾之战的蹂躏。在Kenderun山中英勇的山民遭遇了Veshteroth的游牧部落——无名的恐怖军团,最邪恶的黑暗之王。于是Gorthini沦陷了,山民要么成为黑暗势力的爪牙,要么在黑暗的邪恶之手的碰触下衰亡。Beredir被杀害了,不过Beregund决意为其父报仇,Beregund长矛被黑暗之王的兽皮震成两段,Beregund自己也被打的不省人事,

    当Beregund再次醒来,他看到了父亲和族人的尸体,不由愤怒地诅咒起命运女神,诅咒她为何如此残忍的至他所爱的人们于死地。就在这时,在这血腥的荒原上出现了一个被黑色斗篷紧裹着的身影,安静的注视着英雄,“你是谁?” Beregund举起了他的半截长矛问道,“是赶来杀死最后的Gorthini人的鬼魂吗?从你的阴影中滚出来,在我父亲大仇得报之前我决不会死。”那位带斗篷的人拉下了她的头巾,瞧!原来是位精灵女子,她的头发犹如光亮得银色丝线,深紫色的双眸如同黄昏的天空。“住手,强大的Beredir之子。”精灵女子说,她的声音象动人的乐曲包围了Beregund的灵魂,让他平静。“你不是唯一个在对抗黑暗的战争中失去父亲的人。我是Ithriana,不灭帝国君王的最小的女儿,我希望能找到一位英雄。你是否真的愿意为你的人民报仇,并且不惜一切代价。”
    “I would,” said Beregund, enchanted by the maiden’s beauty and enraptured by her voice, “I swear it.” And so she led him from that fell field unto her secret bower in the nearby wood, and there told him many things.
    “我愿意,”Beregund回答,少女的美丽迷惑了他,少女的声音让他狂喜,“我发誓。”于是少女带领他进入了在附近森林中的秘密居所。在那儿她告诉了Beregund一些事情。

    Beregund获知了在过去的岁月里,不灭帝国早已失落了以久的荣耀,就是那把伟大之剑,Shadowbane,这太阳之刃,当泰坦第一次激发它时,没人能够正视它的光芒。它是一把甚至能够杀死一位黑暗之王的武器,是一把能改变整个天灾之战战局的武器,它也是一件合适的复仇武器。Beregund立誓要得到这把力量之刃,那把足以帮助他为父亲报仇的利器。但是关于这把利刃的所在连Ithriana也无法告知,她只知道铁匠Thurin将Shadowbane带到远离他人民的地方。Beregund是大无畏的,他做好了这次伟大旅行的准备,Ithriana也赠送给Beregund一些威力巨大的能在旅程中对他有所帮助的礼物:用她银发做弓弦的紫杉木的良弓,和一袋火箭,她还给Beregund一些银苹果,这些苹果极富营养,咬上一口就能让一个人一周内无须吃饭。她最后的礼物是一双靴子,当Beregund穿它的时候,跑起来就象一只被猎手追赶的飞奔的鹿,并且几乎不会感到疲劳。Beregund谢过了银发女郎的礼物,并发誓将回到她的身边,因为Ithriana的美丽已在Beregund心中燃起了熊熊的爱火。

    在漫漫的旅途中,Beregund寻剑历程是民谣和传说中最好的回忆,哪一个凡人能和他的勇气和力量相媲美?整整三年他走遍饱受蹂躏的世界。可怕的危险困扰着他,三个伟大的考验等待着他:智慧,力量和勇气。在北极之地他找到了老Ymur,被复仇的怒火灼瞎了双目的北方人首领Cuthric 之王。Beregund用尽了他的狡猾和诡计骗这位老巨人向他透露了Thurin的下落,Beregund得知Shadowbane 保存在Haganduur山中,被矮人和Thurin的石头造物守护着,在最后巨人通过阅读命运之壁的雕刻向英雄揭示了他残酷的宿命:这个凡人将把Shadowbane从黑暗中解放出来,但是由于背叛,他将悲惨的死去。因为老巨人的预言,Beregund杀死了他,虽然Ymur有四个可怕的儿子,但他们跑不过Beregund的飞靴也承受不了他的魔法神箭。

    离开北极之地,Beregund又去了雾气腾腾的南方,在热带雨林的中心他找到了古老的亚马逊复仇女神,这个暴怒的老巫婆知道通往Haganduur的路,但这个秘密的价码实在太高。在Viriang的黑暗沼泽中心,比精灵更古老的破落的废墟中,居住着可怕之物,见过他的人很少能活下来:Naargal,乌黑的大毒蛇,被亚马逊人称为恐怖静默。作为回答Beregund的报酬复仇女神要求的正是邪恶猛兽的皮。漫长的穿越邪恶的湿地和恶臭的沼泽来到了Naargal的巢穴。在那儿,在丑陋的石刻之中,大黑蛇发现了Beredir之子,落到他面前发出了无声的愤怒,Beregund被它缠住几乎被勒死,但寻剑者的力量是战无不胜的,他的双手夹住大蛇的头,不让它的毒液滴出来,英雄用尽力量挤榨大蛇,粉碎了大蛇的鳞片榨干了它的生命 。Beregund将蛇皮交给复仇女神,正如她所要求的那样,于是老巫婆也告诉了Beredir之子通往Haganduur的秘密路径。矮人的第一座大厅没有大门,只有阳光和空气能够进入,复仇女神低语着。Haganduur只能通过远古的地道才能穿越,那道路隐藏在地底深处,在很久以前由矮人开掘。道路的终点在西海的Kolldervor的遗迹中。Beregund离开了丛林,将沼泽抛在身后,全速赶路。

    穿过残毁的战场和麻烦的恶魔们,Beregund和那些远古的祸害们竞争,在他麻烦不断的旅途中他遇到了Zaeristan,一位智者,也是众鹰之王,这位伟大的魔法师曾是人类的一员。 是同一个人吗 ?你会问,是那个曾在国王时期纪年1000年时曾担任最高之王Cambruin的法律顾问人吗?当然是,在Beregund遇到他的时候,Zeristan已经和高山树木一样老了。据说他知道如何长生不老之术。众鹰之王熟知Beregund的使命,并且也在长时间的等待Shadowbane重现人间,Zeristan借助他古老知识向这位强大的山民提供了许多建议,他警告了Beregund在到达Kolldervor后的前景:一头强大的幼龙,巨龙的亲子,恐怖致命的Brakaladur,靠凝视就能至人死地。为了帮助英雄,Zeristan送给他一个黄铜的头盔,上古头盔Glimring,在第一时期曾被施以魔法。Beregund向魔法师道谢,并且继续全速赶路。最后Beregund来到了西海的Kolldervor,并且站在了隐藏小路的门前。

    在破落遗迹的地底深处的矮人要塞,Beregund最终发现了幼龙,沉睡在抢来的金银财宝和碎石的床上,即使在睡着的时候,龙的目光也恐怖的足以让任何普通人吓得飞奔逃开。但Beregund不是普通人。他的勇气使他穿过这恐怖。他的魔法靴带着他无声的穿过Brakaladur的地窖。Brakaladur又在黑暗中步行了很久才到达了矮人之路,他戴上魔法头盔进入Haganduur。矮人最大最古老的城市。Kolldervor已经被废弃了,Haganduur中全都是Thurin的孩子,在Ardan沦陷之后Beregund成为了第一个目睹矮人的人类之子。无数的警卫和哨兵在大厅中巡视,但Glimring让寻刃者在这些古老的迷宫和大厦中川行而不被发现。这些矮人的大厅宏伟而且令人惊叹,Beregund很快发现他在前方无穷无尽的迷宫和大厅中迷路了。但Beregund十分聪明,他藏身在暗影的角落中,聆听周围的矮人,靠Ithriana的银苹果为生,几个礼拜之后,Beregund学会了矮人的语言,从阴沉的矮人的交谈中他知道了通往目的地的路径。最后Beregund来到了Thurin的军火库并无声无息的躲过矮人的警卫和他们的石头守护兽潜入其中。在这里英雄得到了Shadowbane,从Haganduur的大厅中洞悉了它的秘密。矮人秘密生活了数个世纪,自从岩石之战后矮人就没敢冒险在苍穹下的世界里接触阳光和空气。Thurin之子们从不怀疑用任何人能发现他们的秘密领域。因此他们的防范并不严密,利刃被盗也没被即时发现,Beregund通过隐藏的小路来到了Kolldervor的地窖中

    在这里英雄面临他最后的考验,因为走的匆忙,Beregund不甚露出了被斗篷包的Shadowbane,光芒自由的释放出来,Brakaladur立即隐藏起利刃的光芒,甚至Glimring之盔的魔力也瞒不过远古幼龙敏锐的可怕的感觉。他们激战了很久,上古的英雄对可怕的龙,那头野兽曾指望用它的凝视至Brakaladur于死地,但是Brakaladur是世上从未有过的勇猛之人,他直视龙的可怕眼神,仍能牢牢站立,豪不畏惧。Glimring的魔法,古老而强大,足以抵抗巨龙地狱般的呼吸,这野兽的外皮,坚硬如远古的磐石,但在Shadowbane下如同一团烂泥。Thurin的利刃三次重创了这恐怖之物,它的热血流到古旧的石头和掠夺来的财宝上,将它们融毁殆尽,最后Brakaladur将巨龙的邪恶头颅从它的身体上砍下来,虽然巨龙的血炙热如火,但是Brakaladur在战斗中完全不受伤害。Brakaladur在Kolldervor一手拿着Shadowbane另一手拿着幼龙的头颅沐浴龙血,他穿上了一层新的披风, 用死去的 Brakaladur龙皮制成的。 Beregund长期追寻的愿望终于达成了,他返回人类的世界发出了复仇的嚎叫。

    吟游诗人和民谣作家记忆中的Vodiranon围城战是极其残酷的,精灵军团和他们的人类盟友与可怕的混沌部落苦战整整五年,恶魔们乘坐飞行器从空中攻击防守者,可怕的怪物挖地道进攻城里。世上被感染的恶劣的猛兽,被混沌之力碰触扭曲成可怕之物,云集在城墙之下。无名的恐怖的Veshteroth领导这次可怕的包围战,他强大的咒语使天空昏暗,巨龙升起的颤栗之声让古旧的城墙坍塌。


    但这一切都结束了,Beregund出现了,他奔驰如风,Shadowbane高举在手,剑刃漆黑如夜,剑柄闪耀如流星。恶魔之主都感觉到了恐惧,包围中的防守者欣喜若狂,他们知道他们得救了。Beregund如同灼热的镰刀扫过恐怖部族,没有任何利刃或者标枪能刺破他的龙皮衣,没有任何咒语能摧毁最好的Glimring的魔法,没有任何混沌生物能挡的住Thurin的神剑的锋芒。Shadowbane最后赢得了这场战斗,没有任何人甚至Veshteroth自己也不能在剑下余生。Beregund在Vodiranon古城墙的碎石上为父报仇,黑暗之王在临死前发出凄厉的尖叫让他的灵魂得以在恐惧中逃脱。精灵用歌声迎接第二个太阳的回归,强大的人类领主和国王在他们的救世主Beregund面前屈膝。他们请求Beregund带领他们去取得对混沌的黑暗之主的胜利,但是他拒绝了。英雄受到了老Ymur预言的折磨,在精灵领主的眼中Beregund看到的只有贪婪和妒忌。智慧的Zaeristan劝告Beregund担负起Shadowbane的荣誉,但是Beregund拒绝了他的建议,因为他担心老巨人所预言的背叛发生。于是Beregund离开了Vodiranon,返回了他寻剑之路的开始地。他对Ithriana起下的三个誓言,还有最后一个没有完成。因此Beregund飞奔到Ithriana的居所,带给Ithriana她父亲的消息以及他自己是如何大仇得报。

    伟大的英雄再次看到他的爱人白皙的脸庞,长时间的讲述自己辉煌的故事。两个爱人快乐的团聚了,两人愉快的庆祝。Ithriana敬她的爱人一杯精灵的葡萄酒来庆祝他的胜利,Beregund高兴的一饮而尽。但不久他感到毒液在血液中燃烧,Beregund知道自己被出卖了。瞧,精灵女郎,是个虚伪之人,Sillestor的亲孙女,交给Beregund寻剑的使命以便她能偷回力量之剑,她长期以来没有继承权。“那么在最后我将进行我的复仇,凡人,”她说道,“回到你的操偶师我父亲手中,而不再被混沌的鬼怪控制,人类之子将为他们祖先的罪过付出代价,而你将是第一个死的人。”

    当Beregund 渐入弥留之际Ithriana讲述了她黑暗的计划。用Shadowbane作为武器,Ithriana就能驱散混沌的部族,毁灭孱弱的人类,然后做为严酷可怕的女王来统治世界。Beregund听见了这一切,他的心中充满了愤怒,他想抬起双脚,但他早已丧失了力量,只能无力的跌倒在地板上。当毒药在他的血液中沸腾的时候,他吼出了最后的遗言:“哦,虚伪的女叛徒啊,听着,这是我最后的话。我,征服了巨人和龙,恶魔和蛇,我将Shadowbane从黑暗中带到光明世界,我,Beregund, Beredir之子,降下血的诅咒在这把邪恶的剑上。它背叛了我就像背叛它的操偶师一样。我将这把剑命名为“背叛者”-它将杀死任何使用它的人,从今天起直到世界末日!以万神之父的名义,让它如此!邪恶的女人!你将被诅咒而死!”然后Beregund死去了,龙血在他的额头上闪光象在宣布他的诅咒。

    但Ithriana并不在意寻刃者Beregund最后的话,立刻骑马去找她的人民。唉,她的命运是不可预料的—不久她就加入了她的男性精灵领主族人的行列,开始争论谁最有资格拥有这把伟大的利器。当人类的领主发现Beregund的剑在Ithriana手中时都暴跳如雷。于是离开了他们命运的联盟。精灵领主相互之间争论口角。Ithriana有众多的兄弟,他们都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小妹妹掌权。傲慢产生妒忌,招致了背叛,不久,还没有外敌入侵Dar Khelegur就兵戎相见,精灵已无心再战,大军犹豫不决。唉,他们犹豫的太久了。混沌的势力找到了机会,再度进攻。

    大战一结束,关于黑暗之王Veshteroth的死讯就传开了。黑暗部族的首领听到这些消息都害怕的发抖,他们深知如果这把利刃转而对付他们的话,那么无论何时他们的力量都不足与其相抗衡。在绝望之际,他们计划撤军,但是从谍报人员那里传来了精灵上层由于意见不一而面临分裂。混沌首领纠集了远在Dar Khelegur之上的强大兵力,并且用咒语永远的封印了Shadowbane的剑刃。Ithriana和她的军团在攻击中覆灭,精灵女王的要塞在攻击中也不复存在了。银发少女和她的将士们作为死亡的,黑暗的,扭曲的,可怕的生灵被再次唤起。是混沌势力的邪恶魔法将她们复活成为黑暗生物吗?没人能回答。有人猜测她们的贪婪和仇恨驱使她们死而复生,或者也许是由于Beregund的诅咒,由龙族之血提供她们生命力。就这样她们灭亡并且被诅咒着,强大的黑暗之王的魔法打发了Ithriana和她的族人,将他们堕入了深重的黑暗中,在Ithriana的城堡被邪恶的迷雾吞没之后, Shadowbane结束了在世间的短暂历程,又很快的再次遗失了。 。


    Beregund在天灾之战时期丢脸的死去了很久以后,弱肉强食的大陆上,活着的高贵的英雄们继续在它血腥的胃囊中。如果Beregund接受众鹰之王的建议,大冲突还要多久才能结束呢?有多少高贵的和卑微的,军人或者平民能够改变他们残酷的命运完整的度过余生呢?有多少美好的事物能逃脱被毁灭的命运?这些问题的答案超出了我们的能力。因为Beregund的命运早就被注定了。直到稍后的时代圣骑士宿命的搜寻开始之前Shadowbane再没在世界上被发现过,


    这就是Beregund的故事,一段关于他胜利和毁灭的历史。但有很多的问题仍不能得到回答——为什么Ithriana安排取得这把利刃?如何,为何,何时Shadowbane被制造?精灵如何遗失了这把力量之剑,而矮人又是如何得到它的?要回答这些我们必须回到更远的过去,回到幽暗时期,在人类诞生之前

    这个故事也将被讲述。

    评分

    参与人数 1贡献 +140 收起 理由
    慕容 + 140 原创优秀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1-5-2010 22: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朋友,借用你的地方 编辑下!

    本帖最后由 米兰rose 于 2010-1-7 12:36 编辑

    。。。。。。。。。。。。。。

    幽暗时期

    你曾经听过第一位圣骑士Caeric Blackhammer的故事,他将Shadowbane从黑暗中取出,用来医治他的国王。你也听过最强之王Cambruin,他在Shadowbane的拯救下回转过来。你知道Beregund Bladeseeker的传说,他在即将被出卖的巨大危机下战胜了Shadowbane。他们的故事是所有传说的素材,而且在Shadowbane被Beregund所掌握之前,她的光芒已经闪耀了不知多少年。三个势力强大的人类曾经背负着这把闪耀光芒的宝剑经历了探求、战争、和危险,但Shadowbane却不是为人类而铸造,而是为了精灵,在很久很久以前,幽暗王国陨落以后所铸造。你知道了Shadowbane传说的悲惨结局,现在你应该了解她的开端。那么听着,关于驱使造物主Thurin铸造这把世界上最伟大的剑的巨大危机,是多么的痛苦,牺牲和背叛自从她被铸造的时候起就始终盘旋在Shadowbane的周围。

    一个黑暗的开端:龙的传说

    没有人类会记得这个故事是如何开始,因为Shadowbane在第一个人类开始现生之前就已经流传开来。这个传奇开始于昏暗时期,超越时间和日期的历史,那时世界还很年轻,尚沐浴在永恒的幽暗之中,依靠微微发光的星星和两个月亮的交杂光辉——金色光辉和银色光辉来照亮。就在那个永恒的和平而美丽时代,龙——最古老的邪恶、最恐怖的梦魇,从它在地层深处长久的沉睡中觉醒。任何人,甚至连万神之父,也不能说出这个恶魔在那里沉睡了多久,但是它的觉醒是一场世界历史中前所未有的巨大的灾难。当龙觉醒时,造物主Thurin和万神之父自己就在那个黑暗之中,和这头刚刚睡醒的野兽英勇搏斗着。他们的战斗是如此激烈,以至于这个大地都为之颠覆、破碎,所有精灵族光明的城市都在毁灭的旋风中四分五裂。精灵们在那时第一次意识到什么是死亡。Gilliandor国王——Sidhe首领、精灵族第一个国王、和Braialla最年长的孩子,在他那比树木还高大的壮丽宫殿被打成碎片向他砸来时,遭遇到他毁灭的命运。

    最后,恐怖在深处向外爆发,它暴涨的力量倾倒了山脉。精灵族中间充斥着愤怒和绝望,而且所有幽暗时期王国的权威都迫不及待向前猛进,去Hennan Gallorach——悲哀之地,与龙搏斗。Gilliandor所有的儿子带领着他们的军队,为他们父亲之死挥洒着愤怒的泪水,并歌唱着死亡和复仇的哀歌。什么军队能够与精灵之主的力量相抗衡?与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诞生的种族那完备的武装、强大的魔力相媲美?所有星星的光芒伴随着他们的进军,照耀在盔甲上,还有所有人的眼中闪烁着炽热的火焰。随着一场主攻的开始,他们愤怒的舞蹈释放出伟大的剑舞者,死亡之箭充满了天空,比暴风雨中的雨滴还要厚密。火焰和闪电向外爆发,伴随着最伟大的祭司集合起来的所有的法术。但是龙丝毫无损,而且唤醒了它自己,它的身躯比最庞大的山脉还要硕大,它辽阔的翅膀可以遮蔽整个天空。这个魔鬼咆哮着,所有的精灵之主都沉浸在恐惧之中。龙的愤怒发泄在精灵身上,就像飓风席卷过农田。许多伟大的主人在电光火石之间就被杀死,被这个野兽悲惨尾巴冲击撕成碎片,被它的利齿撕咬,或者被它污浊呼吸的浓烟烤成灰烬。据说这个最伟大的军队零碎的残余在极度恐惧中逃散,哭喊着世界的厄运将从此开始。 然后万神之父和Thurin从大地上出现,用他们所有的魔力供给这头野兽。甚至是Thurin的巨斧——曾经是混沌之主的毁灭者,也不能撕碎龙的兽皮,甚至万神之父的强大拳头也不能打破龙的身体。虽然他的打击几乎等于零,但万神之父的猛袭还是令龙的狂怒短暂的平息了一会儿。魔鬼从它的屠杀中转过身来,瞪视着万神之父。他们的眼神相遇,野兽开始讲话:“我认识你,狮子的孩子,”它用一种接近死亡的声音嘶嘶作声,“你是一个愚蠢的人,将我从蛰伏中惊醒,现在你和你所有的孩子将为之流血牺牲。”野兽从逃散的精灵那里转过身,开始袭击万神之父,用它恐怖的锋利脚爪鞭打着他。令人沮丧的是,万神之父跳向天空,试图牵引龙的注意,吸引它跟随着自己,直到远离这个新生世界的遥远地方,在空旷中捕获它。 然而龙没有跟随着他,不只是深深的呼吸,它还让所有的火焰从它那污秽的心脏中喷出,随着火山的愤怒向外喷射。它的火焰是如此猛烈,以至于所有向逃散中向后看的精灵都被龙所呼出的闪亮光芒刺瞎眼睛,而且在它震耳欲聋的吼声觉醒中之中,整个世界陷入沉寂。但是万神之父异常敏捷,避开了这地狱般的爆破。火光直冲向高空,甚至直到Vollianth——金色的月亮,它承受了龙之愤怒的全部攻击。月亮被点燃了,从此诞生了太阳,它用它那炫目的光明照亮了白天。在那个时候,我们的世界永远地改变了。 Volliandra的金色夫人、金色月亮女神、被精灵族称为Gwergelind的梦幻之母,在她的宫殿中被这地狱般的火焰毁灭,在梦魇般的极大痛苦中死去了。她的丈夫Malog、万神之父的伙伴——被成为武士,当月亮变成太阳的时候也在Vollianth上,当他尝试着从火焰中保护他的爱人时,也被灼烧,直入骨髓,他的样貌完全被毁坏了。Volliandra死了,她的姐妹Saedron,甚至在她银色月亮的寒冰宫殿中,也同样感受到了她的痛苦,而且这种巨大痛苦折磨着她,使她发疯。就这样,众神之一被杀死了,还有两个也几乎被毁坏殆尽。Malog从地狱中倒下,一个灼烧的彗星带着她火红的焰尾,垂直坠落到海洋中,火焰也随之熄灭。他的创伤是如此的严重以至于他没能参加那宿命之战。

    新生太阳那闪耀的光芒照射着龙的双眼,使它们眩耀旋晕。于是万神之父俯冲下来,与野兽展开搏斗,而且他的力量很快便牵制了龙。这个魔鬼用它的翅膀鞭打着,制造了飓风,用它恐怖的螺旋去碾碎万神之父,但是万神之父仍旧在海湾牵制着龙。

    就在那时一个魔法号角的声音在Hennan Gallorach上空回荡起来,而且万神之父甚至在战斗中开始大声嘲笑,因为他知道援军已经近在咫尺。那是猎神Kenaryn来到了悲痛之地,他的木树战马奔跑起来比风还快。猎神在龙所制造的骚乱的激励下,双眼闪耀着愤怒,他的长矛锋利的尖端在新生太阳的光芒照耀下闪烁着辉光。甚至Thurin也微笑着看到他所信任的战友。Kenaryn发出一声战斗的号叫,一跃跳向空中,用他可怕的矛全力向龙的眼睛刺去。那个武器的名字是Calanthyr——黑暗之主Kolaur的圣矛,是在这个世界成立之前,万神之父和他的伙伴打败混沌的游牧部落时,Kenaryn作为他的奖励所获得的。在混沌中诞生,被施以超越想象的强大魔力,Callanthyr的矛尖刺向了龙,而且陷得很深。于是即使是龙也被刺伤了,它最终也体味到了痛苦。它的肮脏的血液向外喷涌,向夜一般漆黑,并沐浴在血红的火光中,甚至比滚烫钢水还要炽热。龙因为疼痛尖声叫喊,它的鞭打即使在万神之父的牵制下仍然变得更加强烈。Callanthyr的金属杆在Kenaryn的手中突然折断,于是龙钻入地下,向深渊逃窜而去,回到他肮脏的窝穴中。这个魔鬼又重新进入他的沉睡,从此它再也没有惊醒过。在那里,龙沉静地躺着,它的污秽的血液从体内汩汩流出,浸入深深的裂缝,而恶魔之矛的尖端仍旧寄留在它的眼中。它就这样躺着度过了它最后的日子,度过了整个世界即将毁灭,甚至连死亡也难逃厄运的最后时光。 在大地上,万神之父和他的伙伴们望着新生的太阳,惊叹不已。这场旷世的战争令所有人身心疲惫,而且万神之父的伤口也确实令人忧伤。Kenaryn哀悼着他丢失的锋利长矛——那是从对抗混沌之主的战争中赢来的,而且Thurin的巨斧也在龙的血液的浸泡下融化了。尽管如此,这三位神灵仍旧欢欣鼓舞,因为这个世界的厄运被化解了。于是所有的精灵们都从掩体中走出来,走到新生太阳的光辉下,称颂万神之父的英名,是他为精灵们将那个恶魔驱逐。但是一个伟大的精灵之主——无尽森林的Sillestor,显得非常沮丧。“这个新生太阳将光明带到这个世上,他的光芒慷慨而又美丽。但即使是在这样的光芒中,我的心里还是笼罩着阴影。因为窝怎样才能知道这个魔鬼不会再次从地底升起,用更可怕的破坏施以报复?我们所有分离的城市,即使它们到达它们以前的规模和荣誉,将会处于潜在的巨大危机的笼罩之中。我们怎样才能逃离这片阴影啊?”万神之父沉默了,苦苦思索了很久。最后造物主Thurin——矮人之父发话了。“不要害怕,森林的孩子们,”他说,“尽管这个倒下的魔鬼投下厄运的阴影,但它也点燃了太阳——最伟大的光芒。所以它也点燃了另一簇光芒来取走我们所有的阴影。”说着,Thurin举起Callanthyr损坏的矛杆,回到了大地中去,回到他的子民的宫邸。在那里他开始了他最伟大的工作。


    利刃和剑柄:Shadowbane的锻造

    矮人族在深深的地下辛勤劳动了这个世界的四个时代,每一天他们都歌唱着关于Shadowbane强大锻造的美丽传说。

    刚刚从悲痛之地回来,Thurin回到了Haganduur大殿——他的子民最伟大的要塞,并站立在他位于这个世界中心的强大锻炉的面前。他面对着被他称之为七个铸造大师——矮人族最年长的人、他的子民中工艺和技能最为高超的人。他们工作了很久,磨碾从世界的骨骼中得来的坚硬的精钢和精银,拨旺Thurin锻炉中的烈火,直到它向新生太阳一样熊熊燃烧。

    Thurin融化了那些强大的金属的削花,将它们熔融在一起成为新的金属。在混合物中,Thurin抛入了Callanthyr的矛杆——它是用宇宙之外的黑暗元素在混沌的空旷中精练而成的。在Thurin锻炉中诞生的合金还从没有过名字,世界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相似的产物。Thurin在工作中唱了一支伟大的歌曲,并用尽他所有的力量——大地的力量,加入到金属中。最终,当毛坯制造出来并且模具毁坏时,Thurin将这块金属带到的世上第一块砧骨面前,并开始锻炼一把伟大的刀刃。这块毛坯时这样的强壮,以至于即使是在它炽热燃烧的时候,Thurin的锤子也仅仅能在它上面留下一点凹痕。于是Thurin用双手拿起他的锻炼铁锤,而且所有的七个锻造大师举起了钳子,因为这需要所有七个人的力量来把持住刀刃,使它在Thurin打击的力量下固定位置。成千上万次,刀刃被锤击,被加热,然后折叠分离并继续锤打。与此同时矮人们观看着,一边学习,一边唱着歌颂他们的父亲高超技能的歌曲。

    当这把强大刀刃最终完成的时候,Thurin用他赤裸的左手将它拿起,然后向深处漫步而去,滚烫的钢铁像火炬一样闪耀。最后,他来到那个洞穴的旁边,龙正在那里沉睡,鲜血仍旧从它受伤的眼睛里汩汩流出。Thurin发现了龙之血的涌流,并把刀刃浸泡进去来熄灭上面的火焰。与闪着白光的炽热钢铁相接触并没有给造物主造成任何轻微的伤害,但是龙之血即使是对Thurin的坚韧的抵抗来说也还是太强大了。当Thurind将金属浸入时,那污秽的血液灼烧着他的左手直到骨骼,但是造物主丝毫没有退缩和畏惧。于是Thurin的左手留下了伤疤,而他带上了手套,继续进行着这项危险的步骤。终于,在龙之血中,钢铁的火焰熄灭了,Thurin将伟大的刀刃从血中抽出,金属已经变得焦黑,就像最低层的暗影一样。

    这把强大刀刃刚刚完成,Thurin派遣他的子民穿越深渊去寻找Malog,而造物主自己仍留在Haganduur为他的兄弟神灵锻造一份伟大的礼物。矮人族漫游了很远,最后终于找到了Malog,受着伤躺在海边的一个洞穴中,因疼痛而辗转反侧,并把他毁容的面孔隐藏在黑暗中。Thurin来到他的兄弟面前,才发现Malog的创伤是多么的可怕。这个武士还告诉救世主那烙在他心中的刻骨的悲痛。“我的新娘被残忍的杀死了,而且我内心深爱的金色月亮也不会再有了,”这位武士说,“我还有什么理由再活在这个世上?”


    “生命就是他自己的理由。”造物主回答道,“我从来没有受过妻子的祝福,所以我不能体会你的悲痛。你活着,我的兄弟。让那成为你的安慰,只要你还活着,Volliandra的记忆就能永存。”然后Thurin送给Malog一副他刚刚锻造的面具,一副金和银制成的神奇礼物。“戴上它,我的兄弟,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否认你是一个最英俊的神。”Thurin的话语和他送的礼物给Malog受伤的心灵带来了抚慰,于是他送给造物主一件礼物作为回赠:Volliandra的金黄头发上的簪子,那是武士即使在地狱中也紧握在手中的物品。这只是在龙之愤怒中残存的金色月亮的一个碎片。“得到你的礼物是我至高的荣耀,我的兄弟,”Thurin说,“我会用它来为你那残酷死去的妻子报仇雪恨。”

    Thurin离开了Malog,回到Haganduur。在他的锻炉车间中,他拿起女神头发上的簪子,并把它纺成金属丝,明亮、金黄,比钢铁还要坚硬。Thurin在锻炉中融化了这些金属丝,为他的极品著作制成了一具刀柄,带着残酷的倒刺但是握起来非常漂亮。在Thurin工作的时候,他还念起了强大的符咒盘绕在刀柄周围,那是光明、法则和权力的符咒。当他的工作结束的时候,Thurin将刀柄和刀刃连接起来,金色的光芒混合着死去月亮和新生太阳的光辉向外放出。七首力量咒文被雕刻在刀刃上,那是七个铸造大师每人一生工作的结晶。Thurin在世界之磨刀石上打磨着它的边缘。刀刃的漆黑与刀柄的光辉相和谐,并且Callanthyr混沌原料被永远塑造成新的形式——被造物者的意志和视野所统治。

    最后所有辛苦的努力都结束了,是测试这把刀刃的时候了。Thurin拿起了剑,将它高高举过头顶,然后朝着他最好的砧骨——世界第一个锻炉车间的心脏,向下挥去。看!伴随着闪电一样的闪光和雷鸣一般的震动,整个世界都在颤栗着。矮人们从他们站立的地方被掀倒,当他们爬起来时,他们看到那光亮的刀刃已经将用坚硬的固体精练的整个砧骨一劈为二,甚至切开了它下面坚硬的花岗岩石头!矮人们被这强大的刀刃那无可比拟的力量所震撼,最后,Thurin的讲话,打破了那凝重的沉默。

    “这是我所完成的无与伦比的惊人作品,我再也不可能作出第二个了,”Thurin对他的子民说,“而且我再也不能用铁锤去煅击砧骨了。我现在必须走了。我的手已经残废了,我的锻造生涯也结束了。”矮人们为了这个消息而哀悼,但是Thurin继续讲话。“记住,我的优秀的臣民们,好好记住所有我曾经交给你们的知识,而且建造许多新的锻造车间。在那里铸造更多像这把剑一样伟大的武器,这样万神之父的孩子们在龙重新醒来时将有能力战胜它。”说完,Thurin抽出剑,带着他走出了锻造车间,走出了Haganduur大殿。从那天以后,直至现在,Thurin的子民都工作在第一个砧骨的影子下,遵循他们父亲的指示,铸造着强大的武器。

    这时,Thurin又回到了世界的表层,发现大地在新生太阳的照射下已经变得干枯。他花了很长时间去寻找精灵族,最后在距离悲痛平原很远的地方发现了他们的居所,在那里树木仍旧茂密地生长,黎明仍然统治着世界。他最后来到Caras Gallinon——一座新建城市,在那里他看见Sillestor正坐在星星宝座上。Sillestor用盛大的礼仪欢迎Thurin的到来,并告诉他关于龙被击败日子里降临到精灵族的斗争的事情。所有第一君王的继承者们都在龙之愤怒中倒下了,在这个世界开花的地方是一个强大的民族,现在四个精灵族国家正在争夺统治权。但是,Thurin对精灵族的内部矛盾毫不关心。造物主告诉公正的国王他是来履行他在新生太阳下的Hennan Gallorach所许下的诺言。然后Thurin抽出剑——剑刃如午夜一般漆黑,而剑柄却闪耀着太阳的光辉,所有的精灵都惊奇得哑口无言。

    “这是世界上被铸造的最伟大的剑,”Thurin说,“是阻止湮灭之阴影的光明。我给混沌时期的分离武器下达了指令,而且我所锻造的东西是不会毁坏的。所有大地的力量和火焰的愤怒都被嵌入它的边缘。它经过了龙之血的回火调和,它的光明是龙之火所毁灭的金色月亮的光芒。他的边缘能够劈开即使是最可怕魔鬼的躯体。不用再站立在恐怖的阴影中了,公正的精灵之主。现在你和你的民族自由了。” Sillestor激动非常,拿起了这把剑。“我命名你为Shadowbane,”精灵之主说,“你会是一切邪恶的克星。”于是Thurin离开了精灵族,开始了在这个世界的上层和下层漫游。


    一段堕落的惩罚:精灵族的叛逆

    Sillestor统领的精灵种族把自己称作Dar Khelegur——冰冷世界的最高领主,因为他们在遥远的北方建立了他们的王国,在那里冬季非常漫长,而且刮着残酷的寒风。Sillestor经常背负着Shadowbane,拿着它就像是他的王位象征,而且他的人民把它称作第二个太阳——在幽暗中的光明。在精灵族的回忆中这是一个分裂时期的时代,幽暗王国的人民被分为四个伟大的国家,每一个都有着它自己的梦想和期望。Dar Khelegur曾经是精灵民族中最伟大且最强大的一支,他们的魔法已经深刻钻研到创造和毁灭的最深层奥秘。渐渐地他们开始颓废,他们的内心变得邪恶。Sillestor梦想着重建幽暗王国在太阳照亮时所失去的荣耀。于是Sillestor率领着Dar Khelegur,与他们的亲属国度展开了一场苦战。Sillestor在他的军队前锋背负着Shadowbane,无论是武士还是最强壮的魔法师都不能抵挡他的攻击。就这样,这件希望之武器变成了屠杀利刃,而且这个注定会毁灭罪恶刀刃,却更多地摧毁了美丽和公正。只有一个精灵族国家逃过了Sillestor的野心,那是太阳之子Khalinviri——选择了居住在灼热的沙漠,生长在新生太阳之下的民族,只有他们仍然在天空下生活着。Sillestor加冕自己为不灭帝国的统治者,这是精灵族第二个伟大的王国。

    不灭帝国在幽暗时代的后期繁衍了很长时间。据说他们关于龙的记忆已经褪色了,那个强大王国的许多精灵开始弃绝万神之父的名字,责备他是首先挑逗魔鬼的人,或者谴责他没能在可以拯救那么多王权的时候及时地击败它。由于那可恨的太阳的诞生,他们更加谴责他了,因为精灵族哀悼永恒的幽暗的灭亡,并思念他们所爱的星星。一些人更加过分,甚至宣称精灵族根本不是由他的血液所生,而且所有精灵民族因此对这个伟大的流浪者不负有任何荣誉或顺从。就这样,在不灭帝国的民族遗弃了万神之父的壮观神殿,取而代之膜拜野兽之主:狡猾的狼、强大的熊、邪恶的大毒蛇、和其他已被遗忘姓名的生物的时候,大出卖开始了。他们的祭司戳穿了混沌的面纱,并与从空旷之外召唤出来魔鬼交易。 万神之父是公正的、英名的,而且大度的,但是即使是他的忍耐力也总有一个限度。最后,他回到了不灭帝国的大陆上,并斥责精灵族他们邪恶的生活方式,命令他们回到正义的道路之上。但是精灵族嘲笑他,并召唤出强大的野兽之神的化身,以便他们可以将万神之父撕成碎片或者将他永远的驱逐出这个领域。万神之父的援军、猎神Kenaryn来了,并带领着他所有的半人马,于是加入了这场艰苦的斗争之中。当万神之父用他赤裸的双手与强大的野兽之主搏斗时,又将他的主要执政官召唤下来,来征服不灭帝国的强大力量。于是,化身与化身一对一地搏斗着,而人类创造者与野兽之主单对单地对抗着。这场伟大的战争被后世记录为驯服时代——世界上曾经发生的最伟大的斗争之一。Sillestor带着Shadowbane也加入到斗争之中,那剑刃是如此之锋利,以至于即使是执政官也不能抵挡住它的严酷攻势。Loromir——和平的执政官被杀死在Sillestor的手中,同时所有的和平都随着他的牺牲而死亡了。在贤者中有人相信所有的扰乱我们这个破碎世界的冲突、痛苦、和战争,都是在那一瞬间诞生的,而且自从Loromir之死后,真正的和平只能成为幻想,永远也不复存在。

    当强大的精灵国王亲自面对万神之父的时候,执政官的鲜血在他的手中仍旧是火热的。万神之父没有看到Sillestor,此时他正被困在与狼——所有野兽之主中最聪明的生物的拼死战斗中。Sillestor举起了Shadowbane,从后面想万神之父砍去,但是突然间,Thurin——万神之父的所有伙伴中最忠诚的强壮Thurin出现在那里。Thurin用他的左手——那只在Shadowbane的制造过程中残废的手,挡住了Sillestor的攻击。这柄被施以魔法的利刃深深地切入,在手腕处给那只残废的左手以重创。于是造物主的左手第二次被它铸造的利刃出卖。这时Thurin又一次没有发出呼喊,并且毫不退缩,反而用他的右手卡住Sillestor的喉咙,并用尽他的全力紧紧掐住,直到精灵国王不省人事、将Shadowbane掉落到地上为止。然后Thurin拾起了Shadowbane,在致命一击中劈下了Sillesor的首级。直到那是,他才开口讲到:“最愚蠢的背叛者,你将这柄剑赐为所有邪恶的克星。现在它做到了。”

    于是万神之父战胜了强大的野兽,也战胜了他的第一个孩子这个背叛者。当战斗结束的时候,他斥责精灵族的邪恶,并审判他们不适合成为世界的主宰。所以他转去创造人类——他真正的孩子,并把精灵族留在那里去忏悔他们的罪孽。Thurin背负Shadowbane离开了,并宣布整个不灭帝国中没有任何人适合佩戴它。许多精灵重新向万神之父的膜拜,但是仍然残存着一些人,他们的心中仍旧充满着对失败的怨恨。所以精灵族的背叛被瓦解了,同时摧毁的还有Dar Khelegur的权力。海洋精灵——西方的Gwaridorn前来继续统治不灭帝国。果敢的Giliander被称为精灵族的最高国王,佩戴上它纯银的王冠。Giliander力量强大,态度也非常傲慢,而且他不理睬万神之父的话语。最后万神之父创造了第一个人类,他像太阳神一样居住在Ardan的失落领域之中,而精灵族,怀着对他们的小兄弟的嫉妒,与人类进行着永无休止的战争,并最终用疯狂的瘟疫诅咒了第一个人类民族。由于被投入到无知的深渊,人类也变得像野兽一样,并被奴役了。那个传说很长,而且在记忆中是如此可憎,但是在这里还是需要讲述一下。

    再说Shadowbane,Thurin从背叛之地将它背负出来。造物主回到了他子民的领地,并满怀信任地将剑交给他们。矮人们因为他们父亲的归来而欣喜,并把Shadowbane放置在一个强大的纹章中,那里放满了他们在Thurin离开以后忠贞铸造的武器。七位铸造大师向他们的老师展示着他们工艺的提高,并用银为Thurin铸造了一只手,强壮而又美丽,以来替代他失去的左手。Thurin非常高兴,但是他没有再次回到他的锻炉车间中。最终Thurin再次离开了,去到那些没有名字的大道上漫游。于是矮人族掌管了Shadowbane,它在他们黑夜的拱顶上闪耀了一个时代,直到Beredir的儿子Beregund像盗贼一样偷偷潜入了Haganduur大殿,并将它从护卫者手中偷走,背负着它离开,带到一个冷酷而又辉煌的命运中去时,才丢失而落入精灵族或人类的手中。

    现在你已经从头至尾听完了Shadowbane的传说。它三次落入黑暗之中而消失,两次被英雄背负回来。

    有人说,Shadowbane传奇的最后章节还会继续向下著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10-12-2017 19:56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1-5-2010 23:34: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米兰rose 于 2010-1-7 12:36 编辑

    未知的未来

    经历了世界上三个伟大的时期,我们的历史和命运已经感觉到宝剑Shadowbane的锋利。天空之下还没有什么东西能逃脱它已枯萎的光辉:当世界的命运缓慢而痛苦的改变时,诸神,黑暗之主,执政官,国王和英雄们却都已经被Thurin的巨剑所挫败。你已经听说过这个故事了,但我看出到目前为止你还有一些问题。自从天灾之日后已有将近一百年过去了,Cambruin的宝剑导致了他的灭亡和全世界的毁灭。在那三个伟大的时期里,这把宝剑变成了什么?Shadowbane将来的预兆是什么?在下一段历史岁月里,它的故事将怎样影响这个分裂的世界?这些问题没有恰当的答案,然而这不能阻止无数的智者和那些好奇心旺盛的人去推测。这也正是谣言,理论,预言和传说的一个来源。 自从叛徒击出了可耻的悲哀的一剑后,宝剑Shadowbane再也没有移动过:它至今仍被锁在被淘气的年长的贤者们戏称为Yllgandir的生命之树的石头树皮上。在伴随着Kierhaven的掠夺者和大转变带来的骚动而来的混乱中,那些仍然在世的Cambruin的战士们怀着敬畏的心理在寻找着最强之王。最后,当天空的阴暗越过了一组勇敢的Mardiock爵士麾下的骑士的头顶时,他们来到了那棵石头橡树前,在那里他们发现Cambruin的尸首被Shadowbane的剑身钉在可怕的橡树上。宝剑穿过了最强之王的心脏,即使每个骑士用尽了他全身的力量也不能把它拔出来。起初他们犹豫着不敢去破坏这棵树,最后绝望驱使他们试图敲碎石头树皮拿出宝剑,但他们中没有一个人可以使这棵雪白的橡树有一丝的损坏。于是战士们恳求万神之父的指引,但没有任何回复。 经过三天的等待之后,Zeristan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建议他们将最强之王托付给圣焰。听从了术士的忠告,骑士们在Cambruin双脚的周围堆积了一个火葬柴堆,然后点燃了他的尸首。火焰烧光了最强之王死后留下的东西,但是宝剑Shadowbane和这棵经过变化的树没有一丝的损坏。之后,Zeristan带走了最强之王的手臂,灰烬和遗骸,把它们埋葬在一个隐秘的地方。从那些年份开始,关于最强之王的陵墓被掠夺的谣言便大量存在,许多大教堂声称保有一块或更多块最强之王的遗骸并将它们作为圣骨去供奉。那些战士试图返回他们的故乡,但他们发现所有的路都被封锁了,这是因为大转变把Aerynth破坏成了碎片,每一块漂流物都按照它自身的轨迹在空隙中穿梭。当新的关于旅行的技术终于打开遗迹之门时,大转变后剩下的世界在等待了五十年后终于得知了最强之王的死讯。仅剩的几个存活下来的保有真正最强之王Cambruin的法典的骑士在那之后一直在寻找Cambruin的后裔,但他们的搜寻是徒劳无益的。

    在接下来混乱的十年中,无数的勇士们,英雄们和追寻者经过漫长的旅行来到Kierhaven遗址,去朝拜那棵石头树,这样他们就可以看到宝剑Shadowbane,一些人冒着生命和灵魂的危险试图拔出Shadowbane,希望以此来修补这个分裂的世界。霸主们,骑士们,战王们,主教们甚至祭司们都试过了但没有人能够成功。三十年前,当一只强大的三足龙占据了Kierhaven遗址并把它作为自己的巢穴后,到那里去朝拜的行为猝然终止了,现在那条路已经快被完全遗忘了。最后一个足够大胆的敢去那里旅行的追寻者回来讲述了一个奇怪的故事:那棵树,他叫喊着,已经不知所踪了!原本那里是Telorinadreth山,Kierhaven遗址和那棵石头树就在山下面的斜坡上,现在那里只有一个张着大口的裂缝。祭司们推理可能是世界的碎片再次分裂,Yllgandir 和宝剑Shadowbane或许已经失落在空隙中的某处。许多人听了这种说法都不知所措,悲哀宝剑Shadowbane的光辉已经最终散尽,而另一些人仍然坚持他们的信仰,保持着希望之火焰的燃烧。一旦Shadowbane从这个世界的面前掠过时,他们就会推断出,圣骑士Caeric就会将它带回这个世界。很快,第三次对这把宝剑的搜索就要开始了,全世界都在等待出现一个英雄去完成这个伟大使命。

    如果宝剑Shadowbane仍然存在,如果通往这把宝剑的途径能被发现,那么到最后剑被拔出时会发生什么?这样的推测在大转变发生后一直在增多。Shadowbane的光辉会驱散这吞没了分裂的世界的黑暗吗?许多人这样认为,但Beregund的诅咒呢?有些人认为这个诅咒已经失效了,已经被三位帝王(Ithriana, Valdimanthor和 Cambruin他自己)的血洗刷掉了。其他的一些人的认为大转变已经报答了诅咒的推测在讨论着:当灵魂很快就回到躯体里的时候,这个时期的哪位英雄还需要去担心死亡呢?少数现在正在搜寻宝剑的人们仍然在担心Beregund的诅咒,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人开始怀疑是否整个关于诅咒的故事都是由精灵族或想把宝剑偷偷占为几有的Zeristan所编造出来的。

    从大转变那天开始,谣言和传说开始在民间起源发展,自从石头树失踪后它们就一天天多起来。其中最强之王失踪的后裔的故事是最普通最流行的。许多人认为只有Cambruin正直的后裔才能将宝剑Shadowbane从树中拔出,而当那个英雄来到最高王国时,所有的法典与正义最终都会重现。新的最高王国将会召唤万神之父回到这个世界,他将会再次走在他的子民的中间,修复已成碎片的世界。一个新的乐土时代将会开始,罪恶与关于过去的讽刺剧将最终毁灭与消失。 其它的故事远没有这样充满希望与令人期待。一些人认为从Yllgandir上拔出宝剑Shadowbane就像从受伤的人身上拔出箭一样,这样这个枯萎的世界只会因此而流出更多的血。其他一些人则认为Beregund的诅咒仍然完好,因此宝剑Shadowbane不能从这棵生命之树中拔出分毫。这把宝剑将会一直留在那里直到所有时代的结束,那时龙将从重伤导致的睡眠中苏醒并展开它疯狂的报复。恐怖,火焰和狂战士将毁灭整个世界,万神之父创造的一切事物将被摧毁。到那时,愚蠢的人类和精灵族将看到一切都在按照Thurin的设计在发展,因为这把唯一可能拯救世界的宝剑在一切美好的或邪恶的即将消亡之时将不会再发生作用了。光明和黑暗,美好和邪恶,秩序和混乱:就像那些操纵着宝剑Shadowbane历史的主要势力间的斗争一样,它们也操纵这把宝剑可疑的未来。也许所有这些的看法都有瑕疵,也许真相永远也不会被揭示。

    宝剑Shadowbane最后的命运是什么?只有万神之父可以回答,但他的声音已经长时间的沉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10-12-2017 19:56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1-5-2010 23: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米兰rose 于 2010-1-7 12:37 编辑

    大地历史篇


    自国王时代以来已经过了五个时代。当万神之父背离了这个世界,整个国土也就被抛入黑暗之中。太阳成为恶狼的传说,世界被狂战士的风暴覆盖。乌云向前翻滚,腥风血雨湮没了土地。疾病与灾荒肆虐,把大多城市变成脓疮。 随之而来的是永恒不休的战争。


    残忍的军阀纷纷崛起,把土匪强盗变成自己恐怖的军队。教会尽力挣扎,努力平静那些幸存下来的无辜人们。


    自从黑暗时代降临人们,许多知识就已经失传了。神奇的力量没有人可以记起,半数都被掩埋在沙砾中,Aerynth的大图书馆已经在火海中消失,她那些巨塔也都塌落。


    末日已经临近,不过,在这最后的时刻,还有一线希望。


    他们叫她Shadowbane,对抗黑暗的一点光明。


    你可以通过下面的材料了解Aeryth的过去。依据学者的传统习惯,这些材料被分成五个时代。


    时间年表

    1五个伟大时期的主要时间年表

    2国王时期的细节年表

    3纷争时期的细节年表


    上古时期

    4圣诗之书,第一章:1218

    5对于世界历史的确定性调查

    6万神之父遥远的漫游

    7创造的神话


    幽暗时代


    白昼时期

    8Grimskolderissage


    国王时期


    纷争时期

    9净化之火圣殿的信仰十二法则

    10圣剑之书,12章:14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10-12-2017 19:56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1-5-2010 23:3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米兰rose 于 2010-1-7 12:43 编辑

    1、魔剑世界编年史

    每当暗黑的太阳升起,就带来了无法逃避的灾变和大转变。在白日之下,历史被真实的记载,关键就在于他是无法回避的。大转变是历史上少数几个被精确记载下来的事件。无数民谣作家死于血泪之战和天灾之战,他们的记录也随之消亡。只有一些朦胧的轮廓保留下来,这些宝贵的历史财富的碎片被一些主教,学者和法师收藏起来。这些人不停的试图了解我们世界的过去,不过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对过去的了解是结束这场纷争的关键。不幸的是,许多历史的搜寻者对力量的兴趣要大于智慧和顿悟,往往在不停的搜寻古老的财宝或是被遗忘的古老魔法。


    幽暗时期
    No dates are given because Time did not yet exist. These events did happen in the following order:
    没有给出日期,因为那时候还没有计时法。这些事件以如下顺序出现:


    Braialla觉醒,世界诞生。
    Sidhe诞生。
    诸神觉醒。
    人马族诞生。
    龙族崛起,精灵族铸造了Shadowbane。对于精灵来说,幽暗时代已经结束,黎明时代开始。对于艾克族来说,黑暗时代结束,余火时代开始。对于矮人来说,战锤时代结束,铸造时代开始。
    Sillesotr和不朽帝国崛起。
    Shadowbane被赐予矮人。
    巨人和Weltwyrdangssaga被创造出来。
    The Age of Days 白昼时期

    所有事件以新纪年法记载。

    1年:时间的开始,泰坦巨人诞生。

    10年:祝福之国Ardan建立。

    12年:岩石之战开始。对于矮人来说,铸造时代结束,战斧时代开始。

    105年:对抗邪恶军团的暗黑之战。

    122-300年:Ardan与不朽帝国之间的怨恨之战。

    309年:万神之父为了解决死灵和不死族的麻烦,进入虚空界寻求办法。

    617年:Torvald和北方人从Ardan中分裂出来。

    2005年:精灵施放了血之诅咒,Ardan陷落。幸存的泰坦被精灵囚禁。

    3287年:精灵的法师创造了牛头人。

    3659年:一队人类的奴隶从不朽帝国中逃出,从人马族哪里学到了知识,法律和战争。他们建立了隐藏王国。

    3995年:解放者Torvagau离开隐藏王国,潜入不朽帝国,掀起大规模的奴隶起义。被关押的泰坦也被施放。

    3999年:太阳被遮蔽,Khalikryst将Khalinviri人转化成了艾克族。火焰之战开始。对于艾克族来说,余火时代结束,火焰时期开始。

    4213年:混沌之门打开,天灾之战开始。

    4223年:人类,精灵,人马和巨人之间的大联盟建立。

    4226年:寻刃者Beregund找到了Shadowbane,但是他被出卖了。Shadowbane遗失在死亡之地。

    4310年:万神之父和他的执政官回到Aerynth大陆,对抗混沌一族的入侵,将黑暗之王的部落赶走。天灾之战结束。万神之父撤回到他在银月上的堡垒。


    国王时期

    所有的事件都以国王纪年法记载。

    1年:人类王国Ethyria建立。

    50年:Phaedra和亚马逊到达德拉咖娜山谷。

    161年:人类和精灵的万神之父教会合并。

    172年:Ethyria瓦解,10个小国建立。

    799年:Morloch归来。兽人,食人魔和Grobolds从混沌之中而来。灰烬之战开始。

    803年:对于矮人来说,战斧时代结束,锁链时代开始。

    913年:Konrad的自负引起了血泪之战。

    1061年:Cambruin崛起。

    1066年:Cambruin加冕为最高之王。

    1076年:血泪之战继续。 1083年:黑锤Caeric找到Shadowbane并把它交给Cambruin。

    1099年:Kierhaven陷落。Cambruin被出卖。大转变。


    纷争时期

    所有事件都以影子纪年法记载。

    1年:黑暗的时代开始了。瘟疫、饥荒和战争夺走无数的生命。

    5年:Malorn和他的追随者不再隐居,建立了净化圣火的秩序。

    9年:主教,大主教和神圣教会的红衣主教重新恢复了与执政官的联系。

    24年:德鲁依回归文明,在许多主要的城市种下生命之树。不死生物的数量下降,黑暗时代结束。

    51年:鹰人族通过遗迹之门而来,第一次出现在Aerynth大陆。鹰爪之战开始。

    54年:鹰爪之战结束。蓝袍Angillar和其他的术士解开了遗迹之门的奥秘。

    62年:Dalgoth宗教议会开始。教皇和红衣主教谴责Malorn,并且宣称圣剑之书是异端学说。

    63:Malorn回到残垣断壁的Kierhaven,Cair Haldoran之城。他建立了信仰法则。净化圣殿和神圣教会的之间终于分裂。

    69:Drangellikor——一支强大的火焰幼龙——觉醒,并在Kierhaven的废墟中建立自己的巢穴。

    96年:一位龙骑士从Kierhaven废墟归来,报告说废墟和幼龙都已离去,在曾经矗立着世界之树的地方留下一个巨大的深渊。Shadowbane不知去向。

    97年:现在。自大转变之后过了五代人。 在幽暗时期以前没有任何物质留下,尽管古老的神话告诉民谣作家和法师们在那之前也许发生了什么事情。智慧与力量的追寻者应该明白,能够证明他们所描述的事件细节的证据太少了,而且其中还有不少是互相矛盾的。还有,任何事件的记录都不会传达他们本身的意义,也不会准确的描述他们的起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10-12-2017 19:56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1-5-2010 23: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米兰rose 于 2010-1-7 12:44 编辑

               2、国王时期的时间年表


    白昼时期结束以后,人类开始了新的历法,把所有事件都从国王纪第一年开始计算(1KY,或者第一国王年),这是白昼纪年的第4310年。然而精灵族还继续沿用上个时期的方法,保留了自己的纪年法,精灵纪年。把家精灵纪年换算成KY纪年很简单,只要减去4309年就可以。

    1年
    万神之父在宣布人类是他统治世界真正的继承者之后,带着4个见证了一切纷争痛苦的泰坦巨人离开了世界。
    有些泰坦拒绝离开,还呆在世界上,不过也不再与人类生活在一起。
    人类,精灵,巨人重新建立起大联盟,并且开始永久的监视混沌之门。
    在重新以条约建立了各个国家的边界之后,许多人回到自己的家乡,重建家园。
    在天灾之战中已经瓦解的Ethyri帝国,开始聚集在一起,重建了Ethyria王国,Ivard Kandorian加冕为国王Ivard一世。
    其他部落的人们离开Ethyria,到处流浪,寻求新的土地。
    精灵撤回不灭帝国的核心地带,广袤森林,并且建立了隐秘朝廷。同时,人马族回到大平原,他们曾经在这里生息繁衍,后来却悲伤的离去,失去了一切。

    1年 - 799年:和平时代
    大联盟的成员们在享受长时间的和平与稳定,即使之间并没有什么友谊。贸易在十大王国和精灵的隐秘朝廷之间出现。人类和精灵的万神之父教会也在逐渐的统一。即使巨人还是不愿意与旧时的盟友发生接触,人马族也已经和人类十分要好了。 6年
    Phaedra,一位人类领主的女儿,斥责Ethyria国王的统治和对万神之父的崇拜。她声明自己受到Saedron的指引,煽动人们推翻Ethyria和神圣教会,痛斥万神之父在过去给人们带来的不幸。

    50年
    亚马逊沿途在与沼泽蜥蜴人的不断冲突中折损了不少,不过最后还是抵达了德拉咖娜山谷。
    在那里她们找到了古老的女巫,一些早就等着她们的天气女巫。三个亚马逊的种族建立了新的帝国,生活在亚马逊女王的统治之下。男
    性在这里充当奴隶。

    86年
    正当精灵和人类的神圣教会逐步合并的时候,精灵教会的腐败却日益严重。
    一位名为Elliander的人类主教倡导教会的改良,但是以异端学说的罪名被起诉,并且遭受肉体上的“信仰试炼”。Elliander奇迹般的忍受这些拷打,坚持自己无罪,他的行为影响了教会中的许多人类和精灵。
    红衣主教Landovar赦免Elliander,这位虔诚的信徒在那之后不久就年老去世。Elliander马上就被追认为圣徒,成为第一位被精灵红衣主教承认的圣徒。

    129年
    Ethyria英雄Vander带领追随者向北来到极北废土,与北方人展开一场惨烈的战争。
    当Vander死后,他的手下以他的名字命名了这里的一个新的省Vanderlund。

    150年
    Kellast,一位半精灵的主教,继承了Elliander的衣钵,经过对红衣主教高级学院的演讲,他成功的说服了教会,建立了Wanford议会,一并确定了新的高级教规。

    161年
    一些主教和宗教学家完成了圣诗之书的最后版本,Wanford议会的最后著作也已经完成。
    神圣教会得到重生,精灵和人类的教会合并成一个组织。许多腐败,渎职的主教和红衣主教,其中大多是精灵,被开除出教会。他们随之被虔诚的人类顶替。

    164年
    一位美丽的女人,她的名字在历史中无从考证,出现在Ethyria王国中,很快就成为整个国家的喉舌。没有人可以抵抗她的美丽,国王Konwyn三世很快娶她做了新娘。
    阴谋诡计在Konwyn的朝廷中蔓延,领主和精英骑士为她着迷,互相争风吃醋,其中不少人都与她发生了绯闻。

    172年
    Ethyria王国在惨烈的内战之后终于分裂。军阀们互相争斗,每个领主都独立建立自己的国家。
    那位备受谴责的美丽皇后,后来在战争中失踪,据说已经死亡。她的命运至今仍是个未知数。
    当硝烟散去之后,Ethyria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10个小国。曾经受Ethyri统治的这十个国家是Alvaetia, Brethild, Carloon, Caledorn, Escalandor, Ghand, Lambourne, Melvaunt, Sorwenfells, 和 Vanderlund。 178年
    长老Almeus,被许多人认为是人类之中最强大的术士,从Brethild第一位国王Paolus一世手中夺取了王座。不久之后,Almeus收了一位陌生的学徒,Zeristan。

    194年
    The Sages of the Irydnu来到温暖的热带,在那里建立了Magocracy。

    237年
    北方人的骑兵和狂战士武士部落南下横扫十个王国。Vander伟大的孙子Theoderic领导人们奋起抵抗,最终把他们赶回。此年之后,狂战士武士尽管数量十分稀少,不过已经开始在人类的王国中生活。

    250年
    自由城市Tariponto强大起来。商人们从Karraton, Harrando, 和 Rovayle运来各种商品,这里变得闻名世界。 304年
    Landovar,一位值得尊敬的精灵族万神之父教会的红衣主教,终于寿终正寝。
    红衣主教学院选出了一位继任者,Cassidon of Carlind,一位人类。从这以后,神圣教会基本上成为人类的组织。尽管精灵还是在虔诚的侍奉,不过他们在教会中的影响还是越来越小了。

    349年
    贪食者Grallokur进入隐秘朝廷的森林,精灵们奋起抵抗,把这个怪物赶了出去。
    这个野兽在临走的一瞬给了精灵女王Mirallinae一击,杀了她。
    Valdimathor,死去女王的大儿子,成为精灵族新的国王。

    399年
    长老Almeus在一次研究遗迹之门的过程中神秘失踪。
    Brethild家族争夺王国的统治,不过还是屈服于比他们更加狡猾残忍的Daenyr家族,。

    410年
    自由城市Tariponto和Irydni领域的法师发明了新的魔法科技:炼金术。

    508年
    神圣教会选出虔诚者Formosus作为红衣主教。在他领导下的教会变得越来越守旧。
    礼拜仪式中泰坦的作用十分细微,其他神(最主要的是Saedron 和Braialla)也被万神之父本身削弱了。“古老的信仰”在人类的土地上逐渐消失了。
    最后,教会开始以崇拜兽王为名迫害德鲁依,许多德鲁依被迫隐居。
    精灵和人马族由于自身的发展,与人类的联系越来越少。 799年
    不知道为什么,一位疯狂的术士(他的身份存在很大的争议)发现Malog仍旧活着,困在混沌之中的虚无里。这位术士来到混沌之门,杀死守卫,为背叛之神打开回来的路。
    Malog,现在成为黑暗之主Morloch,从混沌的深渊咆哮而来。扭曲的生物,Grobolds,兽人,食人魔,巨魔,这些黑暗之神曾经的手下,也跟着他的脚步进入世界。


    799-804年:灰烬之战

    邪恶生物在黑暗之主Morloch的率领下与世界上的人们掀起战争。尽管此时大联盟的成员们之间关系已经十分紧张,但是大敌当前,他们又一次联合起来,共同迎接战争。

    801年
    耳语谷之战:人类和精灵的联军把兽人一劳永逸的赶出了精灵森林。 803年
    Morloch带着兽人军团从地下进攻Haganduur的矮人,意图夺取他们保管的Shadowbane。Thurin介入,阻止了他这位神明兄弟的野心。

    804年
    泰坦Torvald 和猎人Kenaryn 在战斗中击败Morloch,把他赶进大火山的核心地带。
    混沌生物撤回荒野之中,却成为生活在那里人们的心头之患。

    901年
    冬日之母Frykka,从极北之地囚禁她的冻结监狱逃出,释放了一年之长的冬天,甚至南方的Viriang沼泽都被寒风肆虐。
    泰坦Torvald不再作战,又一次把北方人独自留在与寒冰女巫的战斗中。冬天终于过去,不过Torvald不再回来。

    902年
    由于Frykka的苏醒,牛头人被赶出自己的山脉,向南袭击隐秘朝廷的土地。精灵再次使用统治这些兽人的古老魔法,牛头人又一次被奴役。 913年
    精灵,人类,巨人和人马族的首领举办盛大的节日庆祝大联盟成立一千年。庆典在十国之中最强大的Alvaetia举行,持续了整整一周。
    在欢庆宴会进入高潮的时候,Alvaetia国王Konrad在烤肉时无意间羞辱了精灵族的客人。Valdimanthor和随从离开了庆典。
    十国和隐秘朝廷的之间的紧张关系逐步升级,渐渐的失去控制。

    914年
    隐秘朝廷的精灵几个世纪以来头一次开始巡逻自己国家的边界,从Escalandor赶走了不少扩张到精灵森林中的人类。
    作为报复,一群人类武士洗劫了一个精灵村庄。
    愤怒的Valdimanthor向人类宣战,血泪之战爆发。
    Escalandor国王向其他国家请求援助,可是人类分裂以久,想要联合起来太难了。


    914-1046年:血泪之战早期

    精灵不断的派遣军队骚扰人类的国家,此时人类的国王们却热衷于自相残杀,希望借助来可以削弱对手。精灵的进攻是间歇性的(起初是每年一次,到这一时期末尾,甚至10年间才不过一到两次),但是残忍。人类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抵抗Valdimanthor的军队,每次重组军队都被击溃。

    917年
    Escalandor和Ghand的边境被精灵夷为平地。两国的大部分土地被他们占领,并作为将来进攻的跳板。

    1045年
    Cambruin诞生在Caledorn国一位次级公爵的家中。

    1046年
    Valdimanthor国王的军队再次发起对十国的进攻,一直深入到Alvaetia的腹部。Alvaetia国王Meynard在战斗中倒下,还有Cambruin的兄弟Cambord。
    Konrad当初的羞辱最终得到了报应,精灵撤出人类的领土,血泪之战就此平息了几十年。

    1047年
    Meynard的两个儿子都声称自己是Alvaetia王位的继承人。经过几个月的争论之后,兄弟之战终于爆发,伟大的十国陷入混乱。
    由于盟友之间的关系,阴谋诡计很快从Alvaetia波及到十国的其他国家,不久之后,所有陷落的Ethyria的后代们都卷进了这场纷争。

    1061年
    Caledorn王国受到邻国Brethild攻击。在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之后,一位年轻的骑士Cambruin掌握了Caledorn残余力量的指挥权。这位年轻的勇士在战斗中展现出非凡的勇气,技巧和战略眼光,轻易就扭转了战争的形势。
    Caledorn国王Essengal从执政官那里得到启示,Cambruin其实受到了万神之父本人的祝福,是他在人类之中的选民。
    Essengal步下他的王座,将Caledorn 的王位禅让给Cambruin。Cambruin发誓将娶Essengal的女儿Esenmay为妻,不过在那之前要把和平带给十国。


    1061-1064年:Cambruin的崛起

    Cambruin倡导一种新的社会秩序,这是一种基于五项美德的法典,提倡全体人类的正义与善行。十国的所有骑士和精英战士都聚集在他的旗帜下。Cambruin把金狮,古代Ethyria的象征,作为自己军旗的标志。Cambruin宣称所有人类的国家应该再次团结在一次,命令其他九个国家向他效忠。Escalandor和Ghand的残余力量向Cambruin效忠,可是其他人却不。七大王冠之战爆发。

    1064年
    在Melvaunt作战期间,Cambruin在Brackenford堡过冬,在那里他与领主Edmar的女儿Bronwyn坠入爱河。
    Cambruin与Bronwyn很快就结婚了,与从前Caledorn皇家的传统格格不入。Esenmay伤心的加入神圣姐妹会,不过Essengal的儿子Eric作为一名精英战士仍旧对Cambruin效忠。

    1065年
    一位年轻的武士黑锤Caeric,在一次战斗中就击败了50个骑士,希望能够表现对Cambruin的效忠。
    当Cambruin接见这位铁匠的儿子时,提升他为骑士和自己的精英战士。

    1066年
    在圣Wend山的战斗中,Cambruin基本了六个“自封国王”的军队,消灭了最后一股反抗他的力量。
    Cambruin力量和美德的传奇很快传遍世界,在Mellissar城,他被加封为最高之王。
    Cambruin再次统一了十国,创建了最高王国。


    1066-1076:最高王国的黄金时期

    简单的概括这一时期,就是大地上的人类团结在一起,和平相处。Cambruin和他的精英战士无懈可击,击败一切进攻。敌人还是盘踞在古代精灵国的边界,Cambruin十分恼火,因为Valdimanthor声明曾经十国的部分领土是隐秘朝廷和最高王国之间的缓冲地区。

    1068年
    Fjolvar Fireaxe,一位北方人的领主,认为七大王冠之战削弱了Cambruin的力量,于是率领一队北方人南下进攻最高王国。
    Cambruin和他的精英战士远比北方人的狂怒还要有力,在仁慈之战中回击了他们的进攻。
    Eric爵士在仁慈之战中赢得了声望,在战斗中独自杀死了Fjolvar。他以自己的勇猛威力获得了“龙人Eric”的绰号。

    1076年
    在两位信任的顾问的建议下,Cambruin邀请Valdimanthor,试图进行一次谈判,取回Escalndor和Ghand的部分领土回到人类的统治。
    Valdimanthor的回应十分坚决:羞辱。
    Cambruin攻入Escalndor和Ghand,拿回了本该属于他的土地。
    Valdimanthor在经过几十年的稳定发展和动员之后,终于派出了由精灵和牛头人组成的强大军队,向他们古老的敌人进攻。


    1076-1099年:血泪之战后期

    血泪之战由于复仇而继续了,Cambruin第一次在战场上尝到了失败。失败接连不断,一切对于最高王国来说都非常不利。不过,Cambruin和黑锤Caeric最终改变了形势,人类还是取得了完胜,击败了精灵的不灭帝国。反精灵的情绪在最高王国人们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也为未来的灾难埋下了祸种。

    1078年
    神圣教会站在Cambruin一边,并且召唤十字军战士帮助最高之王。
    游侠的古老准则使他们拒绝加入战斗,于是普遍遭到最高王国的迫害,他们逃入南方的湿地。

    1081年
    对于Cambruin来说,一切希望都十分渺茫,他在Mellisar过冬。在冬至的一次筵席中,他和精英战士们看到了Shadowbane的影像,这是命运之剑。
    黑锤Caeric和其他八位骑士开始踏上寻找圣剑的道路。

    1083年
    黑锤Caeric进去死灵地区,他受到一位执政官的祝福,成为第一个圣骑士。
    Caeric找到了Shadowbane,击败了巫妖女王Ithriana。
    Cambruin大胆的攻击精灵,不过失败,被迫撤退,在Rennelind城被困。Cambruin准备最后一搏,此时Caeric终于带着Shadowbane回来,在苦战中将圣剑仍给他的国王。Cambruin杀死了Valdimanthor,扭转了战争的形势。

    1084年
    Cambruin和他的精英战士收复了在第一次血泪之战中陷落的Ghand和Escalandor的所有领土。
    Cambruin发起对隐秘王国的进攻,希望一劳永逸的击溃精灵力量。人马族脱离大联盟,尽量远离一切纷争。

    1085年
    神圣教会不再支持Cambruin,因为红衣主教害怕最高之王危险到自己在Aerynth大陆上万神之父代言人的地位。
    一位十字军战士,经验老道的正义之Malorn离开神圣教会,向Cambruin效忠,成为他的精英战士。

    1090年
    Cambruin进攻隐秘王国的都城Forgalliost,洗劫该城。Aerynth大图书馆付之一炬,许多古老的知识葬身火海。

    1091年
    Sash骑士,一群半宗教化的骑士努力追寻Caeric圣骑士的模范,数目已经好几百人。许多Cambruin的骑士害怕他对于宗教的狂热奉献会剥夺
    自己的荣誉和战利品。
    Cambruin给予Sash骑士很多优惠,使得其他较为世俗化的骑士和精英战士十分嫉妒。

    1093年
    一支由圣Malorn领导的Cambruin军队,控制了古代精灵城市Cair Haldoran。在这里的古代大教堂的图书馆中,Malorn发现了许多古老的文件。

    1094年
    受到流言蜚语的蛊惑,第一位精英战士长老圣Gerriant谴责Bronwyn皇后,说她使用黑魔法媚霍了Cambruin,宣布她是国家的叛徒。
    内部互相倾轧动摇了Cambruin的宫廷,随后Mardiock爵士终于站在正义的一方做出判决。皇后被判无罪,被揭露的秘密显示这一切事件的背后主使竟然是Essenmay女士。Essenmay以叛国罪被处死。
    龙人Eric爵士对其姐姐的死十分悲伤,不过还是和自己的家庭断绝了关系,独自效忠Cambruin。

    1097年
    女巫议会煽动亚马逊离开自己隐秘的国家,侵入北方的领地。曾有预言警示世界的末日会随着一群女性武士们到来,她们会侵入最高王国,夺取大量的土地。

    1099年
    Kierhaven,精灵最后一座要塞,在持久的攻城战之后陷落。
    Caeric在战斗中死去,不过无论精灵还是他手下的骑士都不知晓这件事。
    战斗之后,Cambruin被他自己的精英战士出卖,Shadowbane从背后刺死他。最高之王被圣剑钉在世界之树上,树变成了石头。就在那一刻,世界之树变成了石头,天空变得黑暗,世界裂开成为碎片。
    大转变开始。国王时期结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10-12-2017 19:56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1-5-2010 23: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米兰rose 于 2010-1-7 12:45 编辑

         3、纷争时期的时间年表

    所有事件都以影子纪年法记载(SY)。

    1-24年:黑暗年代

    当最高之王呼出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世界就分裂成了许多个碎片,大小不一,互相隔离。伟大的国家都已经分裂,每个省份与领省之间隔着虚无的深渊(有些甚至一个省被分成2部分)。有些敌对的国家被永久的隔离,有些宿敌发现他们共处一个充满石头的拥挤小岛。不同碎片之间的旅行和通讯起初根本不可能。很少人知道大转变的原因和后果,大多人认为他们自己是这个世界末日唯一的生存者。

    随着大转变而来的还有更多的灾难。许多地方的大型城市缺乏足够的农田来供养,只有通过交易来获得必需品。饥荒和瘟疫肆虐Aerynth的碎片,为了争夺宝贵的资源,惨烈的战争发生在旧敌甚至以前的盟友之间。有些人不得不掠夺邻近的村庄,于是普通的社区变成要塞,用铁门厚墙抵挡世界上的邪恶。有些地区为了共同生存忘记了憎恨,其他地方平和的人们退化成了野性和无知。最糟糕的是,万神之父陷入沉默,自大转变之后就没有了音讯。

    就像早年的白昼时期,许多被杀的灵魂变成了不死生物。随着大转变,邪恶军团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整个城镇被僵尸吞没。混沌的野兽从地底觉醒,钻出地面,毁灭拦在他们道路上的一切。 1 SY
    在Kierhaven,精英战士试图从世界之树上拔出Shadowbane,不过失败了。
    Cambruin的尸体被焚化。Zeristan拿走最高之王的骨灰藏在一处隐秘的墓穴中。Malorn爵士继承了Cambruin的王位。
    精英战士和Cambruin的余部试图回到家园,却发现他们的道路被虚无阻断。许多人开始寻找离开自己的碎片的方法,找到其余的世界部分,其他人放弃了骑士的身份,建立了自己的小王国。
    对于Cambruin以前的首都Mellissar而言,国王Cambruin和皇后Bronwyn都是在大转变那一刻神秘消失了。Adelard爵士,一位曾经Cambruin的精英战士,控制了城市,宣布自己为最高王权的摄政王。他精明能干,尽力挽救灾难的损失。
    第一个暗影族诞生,给他的父母带来了恐惧。

    2 SY
    正义之Malorn受到启示,率领Cair Haldoran隐蔽的大教堂里的一些主教和一名主教Meldrin of Sorwenfells。他们隐秘的工作,暗地里完成圣剑之书。

    3 SY
    大量的矮人迁移到人类残存的土地上,寻找同族的消息,也在探询大转变发生的本质。

    5 SY
    Malorn和追随者不再隐居,净化之火的准则诞生。
    Malorn的信仰感动了执政官,他们可以向其他碎片上虔诚的主教传达启示的信息,这是Aerynth碎片之间的第一次通讯。
    Malorn的福音援助了广大受惊的人们,纷纷加入了他新生的宗教。

    7 SY
    Malorn和追随者抓获了Sesherin爵士,他们宣称他是叛徒。他们关押拷打了这位半精灵的骑士。
    Malorn宣布开始对错乱出生的种族进行大审判,他的信徒在许多碎片上开始迫害半精灵和暗影。

    9 SY
    神圣教会的主教,大主教和红衣主教终于恢复了与执政官的联系。教会的神职人员也恢复了神力,尽管他们的力量已经被削弱。
    邪恶军团的破坏达到了顶点。最终,主教Cambrell Nash在Wanford的大教堂的档案室里发现了古代的神秘文件,不死猎人的技术得到复兴。好消息迅速传遍了各个碎片,各地都出现了许多不死猎人,他们阻止了黑暗生物的增长。 20 SY
    奥秘会的法师们终于承认法术也是魔法的一个新的分支。 24 SY
    德鲁依不再与世隔绝,旅行在各个碎片的城市之间。他们发现了一种解决威胁世界的不死生物的办法:生命之树,一些与石化的世界之树相连的石头树,它们可以定住已死的魂灵,赋予他们新的肉体,得以重返世界。
    很快每个幸存的城市都树立起一棵生命之树,其他组织也在争取拥有自己生命之树的权力。
    古老的信仰由于教会的衰落而获得了新的力量,第一次德鲁依和游侠公开拥有了自己的土地和城镇。

    51 SY
    鹰人第一次出现在Aerynth,通过遗迹之门来到许多碎片之上。
    鸟人与人类的第一次接触非常的不友好:鹰爪之战的惨痛记忆难以忘怀。
    在战争中,许多法师都从遗迹之门中发现了潜在的力量。

    54 SY
    鹰人族最后被击败,鹰爪之战结束。
    蓝衣Angillar和其他术士解开了遗迹之门的秘密。
    大转变之后,Aerynth分裂碎片之间的物理联系第一次变得可行了。

    55 SY
    Bronwyn 皇后终于回到Alvaetia碎片,来到Cambruin 的都城Mellissar。她要求摄政王Adelard开启王权,承认她最高王后的头衔,不过Adelard拒绝了她。
    被人称作龙人Eric 的Eric Essengal爵士,也带着Cambruin的以前的大多精英战士从Kierhaven来到了Mellissar。他们参与了Bronwyn与摄政王之间为了空闲的王座展开的争斗,最终发展成公开的对抗。Eric试图控制Mellissar,不过遭到施法者Zeristan的干涉。

    56 SY
    Eric爵士和其他精英战士撤回他们破碎的家园,恢复元气。他们称自己为黑暗骑士,而人们称他们为“战王”。他们很快就开始不停的与任何想要控制最高王国的人作战。
    龙骑士Mardiock爵士回到Kierhaven,与Adelard爵士会面。他们提出了一种新的骑士精神,希望可以继承Cambruin法典。Adelard继续其摄政王的地位,而Mardiock则云游四方,搜寻Cambruin的后裔,企盼他的回归。

    57 SY
    第一次圣剑竞技赛在Kierhaven附近的遗迹中举行,无数骑士,武士和朝圣者都来试图把Shadowbane从世界之树中拔出。

    58 SY
    一些精灵大领主和法师穿过破碎的虚空,来到精灵都市Diveryand会面。他们召集到处流浪的精灵们,准备开始复兴不灭帝国的计划。

    62 SY
    Nestor38世,万神之父神圣教会的红衣主教,在圣城Dalgoth召开大型的宗教会议。大转变以后的第一次,Aerynth碎片上幸存的大主教们可以面对面的交谈了。
    正义Malorn爵士也出席了会议。向会议公开他新的神圣教义。
    红衣主教和大主教谴责Malorn,宣称圣剑之书是异端文章。Malorn愤怒的离开会议,许多主教随他而去,很快家成为Malorn的圣徒。

    63 SY
    Malorn回到Kierhaven 碎片上的城市Cair Haldoran,宣布这里为最高之城,是净化之火圣殿的神圣总部。
    Malorn制定了信仰法案,圣殿与神圣教会之间终于公开的分裂了。
    净化之火圣殿很快就组织了管理阶级,采用了严格的规范法令。

    66 SY
    净化之火圣殿的大祭司议会加冕Malorn爵士为圣徒,成为圣Malorn。

    69 SY
    Drangellikor,一支火龙,在Kierhaven碎片上醒来,大肆破坏蹂躏。不过这支猛兽被圣Malorn和他的圣堂武士赶出Cair Haldoran,最后在Kierhaven的遗迹之间栖息。它把任何试图接近世界之树的人杀死。圣剑竞技赛结束

    85 SY
    有谣传说一个半精灵的游侠自封为石南之王,并且建立了一个隐秘的半精灵国家。许多混血儿离开自己的家园寻找这个新的国家。很多人一去就杳无音讯。

    90 SY
    燃烧预言出现在燃烧之土上,在火焰部族之间流传,告诉艾克族的首领们:最终的血腥之战就要开始了。

    92 SY
    关于诱拐和诡异宗教谋杀的传言在各大城市之间流传。裹尸者兄弟会,一个神秘的暗影族团体,被认为应该对此负责。

    94 SY
    Hagen Hraudingsson,一位强大的北方人的风暴之主,传说是某位神明的儿子。他前往北方的冰河中寻找风暴Tharsir,一把曾是第一位北方人领主Herogar使用过的古老战锤。
    许多野蛮人和领主聚集在Hagen的旗帜之下,都称他为领主之王。人们相信他可以领导北方人再次发起向南方的进攻。

    96 SY
    一位龙骑士从Kierhaven废墟归来,报告说废墟和幼龙都已消失,在曾经矗立着世界之树的地方留下一个巨大的深渊。Shadowbane不知去向。
    圣Malorn派遣一支圣堂武士和圣徒组成的队伍日夜守候世界之树所在的位置。

    97 SY
    现在,大转变之后过去了五代人,危机还在迫近。

    4、圣诗之书,第一章:12-18页

    “12 宇宙万物皆是一片虚无,被飘忽不定的薄雾充满。13万神之父满意的看着云雾之中的虚无,他的创造正在随着他的意志进行着。14万神之父进入非空的虚无,随着他的经过,薄雾如怒涛般翻滚,逐渐变成了实体,成为执政官,由万神之父思想和意志诞生的强大生物。15执政官们为万神之父唱起赞歌,他们的歌声震动虚无,秩序的力量,混沌和光明截然分开。16这时,秩序的力量把物质的薄雾变成石头和水晶的形状,有些薄雾成为混沌,汹涌澎湃。17不过,一切都被光照亮,光明而纯洁。18万神之父满意的笑了,他的创造还在继续。”

    5、对于世界历史的确定性调查

    “……在万神之父造就绿色之母Braialla之前的事物一定有什么联系,才能使得世界重生。这些事物究竟是什么,现在还不知道。在Braialla觉醒之前世界上就没有历史,因为那时还没有世界,至少没有我们可以感知到的东西。我们假定万神之父旅行到了Braialla诞生的地方,不过他从哪里而来的呢?

    Hrillanderon的哲学家总是按照事物的原由讲话:一个事件的直接原因,它的根本原因和主要原因。Braialla的诞生就是世界存在的直接原因,万神之父的介入就是其根本原因。不过是什么原因使得万神之父在那里,使得他把灵魂铸造成Braialla,造就了世界万物呢?试图证明或者测试在幽暗时期以前发生的任何事情都是毫无意义的,所有这些问题的答案都看起来如此的相似。世界被创造:这是唯一被确认无疑的事实。在那之前的一切事物都无从知晓,也无法知晓,因为没有神力可以知晓,再强大的魔法也不能看破起源的面纱,揭示世界诞生之前的秘密。所以万神之父就是一切的起源,所有的一切都是迷信和神话,也许就像从没发生过一样……”

    - 这是唯一能够证明Hrillanderon存在的证据。学者们一直在争论这个名字是代表一个地点,或者一个人物,也许是个建立了思想的学校的精灵哲学家。血泪之战和大转变永远的夺取了智慧的Hrillanderon能够带给我们的一切。

    - 摘自“对于世界历史的确定性调查,来自伟大精灵帝国的口头和书面记载,十六章之中第一章”Hallorum Quortius Jormandus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10-12-2017 19:56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1-5-2010 23: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米兰rose 于 2010-1-7 12:47 编辑

    6、万神之父遥远的漫游

    “没有人知晓他的名字。
    漫游者呼唤着他,道路从至高无上的起点延伸开来,
    从此他降生了,降生到这个破碎而凄凉的世界。
    一个真正的神灵,
    他有着强壮的臂膀,锐利的眼神。
    他的呼唤散发着的灿烂的魔力,
    没有人敢违背他的愿望。
    他的头发象征着邪恶,
    为什么他却出生在天堂?
    没有人知晓是谁出生在这个世界,
    这个距离他诞生的史前天空无限遥远的地方。
    然而他给人们留下了,
    那个传颂于后世的英名。
    人们追随着他,陪伴着他。
    Kenaryn,武装着紫杉弓箭,
    铁匠Thurin,携带着他的巨斧。
    他们三个和其他人一起,
    背叛了天堂乐园,
    永无止境的坠落到无边无尽的尘世间。


    漫游者和他的队伍踏上了征程,
    漫步在毫无准则的空寂大地,
    法则和混沌,黑暗和光明,
    在无边无尽的黑夜中混杂呼应。
    一个意外打破了无尽的平静,
    一个木树之球,平滑而清晰。
    漫游者靠近观察,
    突然间刺耳的魔鬼之喧嚣摇撼天际,
    Kolaur帝王矗立在眼前。
    “是谁没有受到我的邀请就踏入我的领地?”
    魔鬼戴着他坚硬的金刚石头盔,嘶嘶作声。
    “我没有任何恶意。”漫游者回答,
    “因我自己的一时兴致从天堂中被驱逐。”
    他遭到了所有的魔鬼的嘲笑。
    “回去,神,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Kolaur大叫道,他的眼神中闪耀着火光。
    “你傲慢的眼睛永远不可能发现那个木树之球中的
    漫游者们的谎言。
    当你离开时将其他的废物们带走。
    永远不要回头看。”

    为了漫游者的荣誉,他们表示拒绝,
    一场战争摇撼了旷野,
    在人类所了解的宇宙之外的地方,
    那里是混沌的根源。
    魔鬼的大军如沙般狂涌不懈,
    在每个利爪和扭曲的手爪中,
    刀剑闪烁着它细长而邪恶的利刃,
    但是漫游者们毫不畏惧。
    伴随着海洋的浪涛冲刷着大理石雕成的成行梁柱,
    混沌的游牧部落被击垮了,
    他们感受到漫游者的愤怒,
    纷纷软弱下来,散了开去。
    每个伙伴都获得了胜利,
    欢乐的歌声伴随着敌人的落败在耳边响起。
    Kolaur掉落的矛拥有强大的魔力,
    它的尖端能够刺伤神灵。
    他发现漫游者,
    高昂地站在战争潮水中,
    汲取着他的鲜血。
    造物主站在漫游者一边,
    Callynthir刺穿了漫游者的皮肤。
    Thurin的重击赐予魔鬼以死亡,
    它们所有乌合的军团四散逃窜。
    Kenaryn的利箭如飞虫一般稠密,
    刺穿了它们黑暗的心房,
    戳破了它们邪恶的双眼。

    终于,漫游者获得战争的胜利,
    然后,来到木树之球旁边,
    向其中看去。

    三个岩石之球和寒冰之球就在那里,
    仿佛珍珠嵌入漆黑的池沼之地。
    “那是什么地方?”他问,
    “这就是所有隐藏在神灵眼下的混沌的财宝?”
    他的伙伴中,无人能说出它们的名字,
    无人能知晓有什么野兽,
    会居住在这些世界的深渊罅缝和冰封高地中,
    居住在这个木树之球所封印的黑暗之中。
    有一个世界闪耀着光芒,仿佛一块宝石,
    漫游者开始了这个世界的统治。

    7、创造的神话

    “在太阳还不存在的上古时期,世界颠倒,天空在下,大地在上。人们象动物一样生活,没有衣装,没有语言,茹毛饮血,大平原上的草就是食物。动物反而成为主宰,修建帐篷,制作工具,拥有语言。它们猎取人类作为食物,或者仅仅是消遣,把人类当作宠物关在笼子里。但是终于出现了第一个真正的人类,他从雌狮那里学到火焰的秘密,与蛇,野猪,狼,甚至动物之王——熊搏斗。他们的战斗使得大地陷落,掉在天空之下,就像现在这样。世界由此诞生。

    8、Cuthric Grimskold的故事

    这里是Grimskolderissaga,有关Cuthric Grimskold的故事,他是北方人所知道的最聪明,最为强大的英雄人物。

    一年夏天,北方人的贵族领主Herogar,离开了他在Hrottborg家园。他告诉他的儿子们,他要到极北荒地去游历,以寻找Torvalt遗嘱。在这里,Torvalt是北方人的祖先,也是人类最伟大的神。但是很多年过去了,这个贵族领主都没有回来。不久,Herogar的十几个儿子为了谁应该统治北方人而陷入了长期的争斗之中。Curthric对这种争斗感到十分厌烦,于是他就离开了Hrottborg,在野蛮的北部山区长途跋涉,去寻找他们的父亲。 许多个月以后,Curthric来到了一个种满杉树和松树的深深山谷。在这个山谷的底部,Curthric发现了一块不平凡的石头,像一个柱子似的矗立着,在阳光下发出闪亮的白光。在这块石头上,闪耀着十几个字,他们在石头上排列着就像一条凶险异常的毒蛇。Curthric看着这些字,感到他们非常奇特,尽管他不能看懂他们,但是他可以感觉到一种力量。

    突然一片阴影罩住了Curthric,并传来了让大地颤动声音。”你是谁,小矮人,是谁不请自来到了我的领地?”Curthric回头一看,见到了三个巨大的身躯,比大树还高。他们当中最高的一个人脸上有一道锯齿状的伤疤,看上去非常恐怖,但是Curthric知道不用害怕。“你好,巨人,”他说道,并弯下腰向他们鞠了一个躬。“我是Curthric,Herogar的儿子。我并不知道这是谁的领地,我为我的粗鲁打扰行为感到抱歉,请原谅。但是请告诉我,这些在石头上闪光的奇特的东西是什么?我想知道他们制作的秘密。”

    那个脸上有伤疤的巨人笑了,他说:“这些是咒语,小矮人。刻在这里的文字是有魔力的文字,在这块石头上刻着有关你的生命,你的死亡和命运的秘密。但是很可惜,你太弱小以至于不能读懂他们。”说着这个巨人就一拳将Cuthric击倒在地,Cuthric在昏迷中被带离了这个地方。

    Cuthric在一个巨大的充满蜂蜜的巨人房子里醒来,这个房子座落在积雪覆盖的山坡高处。巨人用一条铁链缚住了Cuthric,使他在桌子上等他们回来,就好像这个上等领主的儿子天生就是一个奴隶似的。但是Cuthric是聪明的,他是那种大智若愚的人。他带走了巨人盛放蜂蜜的木桶,并听到了那个带有伤疤的巨人给他的儿子们讲述关于万神之父的故事,和那块石头的Weltwyrdangssaga传奇。

    巨人的故事

    很久以前,当世界刚刚出现,而白昼还没诞生的时候,万神之父打破了野兽之主的神力,然后他创造了世界上所有的一切,石头,树木,动
    物,他得到了力量,并统治着世间万物。但是他的智慧还没有完美。因此万神之父决定到北极的冰冻废地,去寻找Jordmangundir,一条大毒蛇,最聪明的野兽之主。

    在一大片岑树林的深处,万神之父找到了那条毒蛇,然而这条毒蛇仍然记着万神之主的一矛之痛,并以此要挟。“告诉我,野兽之主,施咒与解咒的最后一个秘密是什么?”万神之父请求道。“你会知道的”,那条毒蛇阴险地说着,“但是这将要使你临近死亡的边缘,而且除了这个代价别无选择。”万神之主站的更坚定了,“我不怕,野兽之主。”他的话就像打雷一样,“我会给你你所要得一切。”话未说完,那条毒蛇就突然窜了出来,一口咬在了万神之主的左手上。 那条蛇的毒液在万神之主的体内蔓延使他向发了疯一样,他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在痛苦中大声的喊叫。三天以后他在疯狂中大声地咆哮着。在他咆哮时,他的眼睛像着了火一样。他像蛇一样沿着锯齿状的路蜿蜒爬行。当最后他的神智清醒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万神之主四下看了看,他发现在他发疯时,他用手抓着树,已经将激情刻进了树里,它们伴着从万神之主手指中淌下的血,闪着红光。万神之主看到了这些,他也明白这些,他也看到了事物的名字如何控制他们,咒语的形式如何轮换地限制了世界。万神之主他笑了,因为他的统治已经结束了,世界上的一切事物都已经完善了。但是他却忘记了那条蛇的代价…… 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万神之主在山脉的硬石头中有了他的第一个孩子,就是后来被少数人叫做巨人的joten。万神之主教给他们咒语的格式,让他们工作,因为他已经有了一个美好的构想。在北方极地的命运悬崖,万神之主和joten雕刻出了伟大的咒语传奇,在他们雕刻的时候他们唱着一首极有力量的咒语。他们刻下的这个传奇就是Weltwyrdangssaga传奇,包括世间一切事物从他出生一直到他死亡。万神之主在他在岑
    树林深处疯狂中咆哮的时候,已经在一个奇特的景象中看到了每一个人,每一个野兽,世间一切事物的命运,而且这个传奇的内容就是预言世界的未来。

    巨人们在他们雕刻和唱歌的时候他们理解了这个传奇,他们也知到了将来,他们看到总有一天他们的力量会被人类——万神之主最喜爱的孩子——击败。骄傲的巨人们对他们的命运感到愤怒,并与他们的父亲打了起来。巨人们用拳头和石制的大棒指向了万神之主,在愤怒中发出雷一般的吼叫。万神之主从天上取来了火和闪电,重重的击在了他那些叛乱的孩子身上。大地颤抖了。巨人知道他们被击败后,他们将矛头
    对准了他们父亲的最伟大的事业。他们将命运的悬崖化为灰烬,并且Weltwyrdangssaga传奇部分也在面临即将来临的世界时被分散。

    但是这时万神之主笑了,因为巨人们的知识还没有完善。他们虽然已经知道了施咒,但是连一点解咒的模糊概念都没有。当巨人们分离了命运悬崖时,他们释放了万神之主在他们体内密封的忠告的力量。一旦被释放,传奇的力量离开了世界的面貌,重新成型。太阳第一次升起,四季的轮转交替开始。因此,通过他们的反抗,巨人们满足了万神之主的设计,使世界的运行处于运转之中。

    Curthric听到了这所有的一切,带走了巨人更多的蜂蜜。最后英雄说话了。

    “你好,强大的巨人”,我们的英雄说道,“我不知道巨人是咒语知识的最精通的人。我曾经在一支侏儒船的舵上看见过像咒语的东西,那个侏儒是一个在我父亲的领地内用铁制商品和牛肉交易的侏儒。难道那个侏儒不是咒语方面的能人吗?” 较为年老的一个巨人发怒了,他吼叫的声音如此大以至于房顶上的雪都滑了下来。”侏儒!“他喊叫着,”乌黑的,矮小的小毛贼!他们知道什么关于万神之主的最好的礼物!我知道所有所有咒语的名字和,整整36个咒语。

    Cuthric给那个巨人更多的蜂蜜酒以使他安静下来,然后说“你当然不知道所有的咒语――在我看来,只有侏儒才足够聪明能知道那么多。”那个巨人再一次咆哮,并且第一次将他的石头扔到桌子上。“听着,小矮人,看看你自己有多么无知!”那个巨人站起来,说出了所有的三十六个咒语,并说出了每一个咒语的具体情节“。Cuthric静静的听着,并努力将它们记在心,但他却是非常聪明的装出非常害怕得样子。在巨人面前他像一个胆小鬼一样,给那个巨人更多的蜂蜜酒。最后,Cuthric再一次说话了。

    “强大的巨人”,聪明的Cuthric说道,“请原谅我的无知。你们巨人必须雇佣侏儒来为你们雕刻那些传说——因为很明显你们的手太大以至于笨拙的地不适于这样精细的伙计。”

    巨人真是喜怒无常。他第三次咆哮,也是最后一次咆哮,他的声音引发了雪崩,雪大块大块地滑进了山谷。“笨拙?我是Ymur,最老的巨人之主!我在你的祖先出生以前地一个时代,就已经在命运悬崖那儿雕刻力量之歌了!”说着那个巨人拿起他喝酒的牛角,用他桌子上的刻刀在上面刻写了所有的万神之父的诗歌。在他刻写的时候,伴着他的呼吸,他一边说着那些咒语,一遍唱出那些施法。他做完之后,他将刀子一扔,就刺进了桌子,他将那个牛角扔给了Cruthric,Cruthric用双手接住了这个牛角。“这双手还笨拙吗,小矮人?这难道不是一件精细的作品吗?

    Cruthric看着这些咒语,在心跳的一瞬间记下了他们的形状。然后我们的英雄笑道:“哦,巨人,这确实是一件精细的作品。”说着,Cruthric用猫一样的速度从桌子上拿过巨人的刻刀,在那个喝酒用的牛角上乱刻起来。因此所有咒语的魔力,整整三十六个,全部释放了。因为,同一件工具被用来了施咒和解咒,魔力就被错误地形成,像暴风雪一样将这个房子卷走了。雷和火袭击者墙壁,将高高的房顶卷了下来。当巨人在愤怒和痛苦中叫喊的时候,Cuthric从毁坏的房子里逃进了风雪交加的黑夜。 Cuthric从巨人的房子里逃了出来,也从Ymur的怨怒中逃了出来。他一边逃跑,一边将Ur咒语刻进了他右臂的肉中,在这种力量的帮助下,Cuthric冲破了意志的束缚。Ymur房子的毁坏杀死了他的两个儿子,但是这个老巨人从毁灭中逃了出来,并将他所有的怨气发泄到了Cuthric身上。那个老巨人唱起了一首力量之歌,唤来了Frykka的愤怒,Frykka是掌管暴风雪的霜冻女王。冰雹充满了山谷,打折了树木。但是Cuthric在Beorc咒语的帮助之下从寒冷中皮发无损的逃了出来。

    狼在Ymur的呼唤下到来,从高高的山峰追逐下来。Curthric用十个人的力量和精力与他们搏斗,甚至他转换了他的对手,那些狼成功地处理
    了我们英雄腿上令人忧伤的伤口。当Ymur来到跟前的时候,Curthric施放了Nyth咒语,他的腿伤也愈合了。Curthric躲过了Ymur的离合器,逃走了。那个巨人又唱了一首疯狂之歌,这首歌在山脉之间回荡响应,使所有的鸟和野兽发狂。Curthric听到了这首歌,但是并没有去注意它:他把人类咒语刻在了一颗松树枝上,破了Ymur的咒语。Ymur使出了最后重要的一个咒语,从天堂唤来了闪电。天火的火苗燃着了整个山脉,并使所有的树木都着了火——但是这并没有伤着Cuthric,他一逃走之后,马上施了Eolh咒语,他的雕刻和唱法都是正确的。Ymur失败了,他回到了他那已经荒废的田地和毁坏的房子。Curthric在咒语的帮助下逃了出来。

    过了很久以后,Curthric又一次回到了深谷的咒语石这里,这次他以新的眼光再看时,他已经能理解这些魔力文字了。这块石头告诉他,上等贵族Herogars在一次战斗中在这里跌倒,被埋在了这块石头下面,脸朝下,头朝南,受到永久的羞辱。巨人Ymur杀死了他,他在石头上刻的咒语使Herogar忍受永久的耻辱。Curthric非常愤怒,也非常悲痛,最后他大笑了起来,因为他看见了巨人告诉他的事实:Curthric的生命和命运确实是被刻在了这块石头上——因为现在他的使命就是向所有的巨人复仇并消灭他们。Curthric回到了Hrottborg,在这里,他告诉了北方人施咒的秘密。在他的统治下,他团结了他们,并开始了他长期的,血腥的与Ymur和他的巨人的斗争。这种仇杀既给Curthric带来了荣誉,也给他带来了悲哀,同时也给他获得了一个称号“Grimskold”,意思是“邪恶的命运”……

    但是那是另一个故事。

    9、净化之火圣殿的信仰十二法则

    信仰十二法则是被称为正义的圣Malorn的正义之手所编写,圣Malorn的最响亮的名字是至高无上的大祭司和净化殿的主人.。正义的圣Malorn在神圣城市Cair Haldoran里,在被护佑的神圣执政官的帮助和指导下,在大转变后的六十六年内编写完成。也许净化之火焰永远也不会挥舞!也许它将像坚定的灯塔般闪耀或者像可耻的灾难般黯淡无光。

    1. 我信奉万神之父,全宇宙至尊无上的众神的统治者。

    我们,忠实的信徒,信奉无所不能的永远的万神之父-这位创造了Aerynth和现代人的凌驾众神的神-无上的力量和卓越的统治。

    2. 我信奉他独一无二的意志的力量和他的仆人们的力量。

    我们,虔诚的信徒,信奉万神之父在天国中的信徒-执政官们的力量,信奉那些得到他的恩惠的圣者们的光辉。我们相信他们是一切祝福和奇迹的源泉,他们的力量只不过是万神之父的反映,而不是他们天生就是被佑护的神圣执政官,因此有了对万神之父意志的误解-对邪术,罪恶,邪恶的诞生的误解。

    3. 我信奉人类的优势,因为我们是万神之父最伟大的子孙。

    我们,万神之父选中的信徒,信奉人类是唯一出身于万神之父的,他的手赋予我们躯体,他的灵魂赋予我们生命。在整个世界的生命中,人类可以完全的感应与接受到万神之父天赐的恩赐与仁慈。我们信奉人类是万神之父的伟大事业唯一忠实与合适的继承者,也是他的天赋与才能最有价值的感应与接受者。


    4. 我信奉神所制定的Cambruin的法典-最高王国。

    我们,正义的信徒,信奉神所制定的Cambruin的法典-人类中最伟大的最高王国。我们相信Cambruin是被万神之父挑选并加以祝福的,是他在Aerynth的工具和战士。我们相信他伟大功绩的无上威严和他的法则的真实可靠。我们相信忠实的信徒们有义务与责任去荣幸的接受Cambruin的法典中活跃在生命中的五种美德-英勇,慷慨,谦虚,仁慈和正义。


    5. 我信奉正义之圣Malorn的真理与教义。

    我们,值得尊敬的信徒,信奉最高王国Cambruin的斗士-正义之圣 Malorn的教理与声明。我们信奉被神圣执政官所启示的Malorn的神圣的真理与智慧。我们信奉蕴含着神圣的真理但其中的智慧被隐藏的圣诗之书-它现在是被人类不完整的解释的主题。我们信奉圣剑之书,同圣诗之书相对比,它是正统的天启的产物。它蕴含着纯正的鲜明的圣洁的真理。


    6.我信奉忠实的信徒的灯塔与邪恶力量的拯救者-净化之火焰的力量。

    我们,纯粹的完全的信徒,信奉净化之火焰-万神之父亲手点燃用以对抗罪恶与邪恶的圣洁的火焰,它在大转折的非常时期给了圣Malorn以启示。我们信奉这启示真理,清除软弱,治愈与回复忠诚,肃清卑劣的火焰与光辉。我们信奉那些亲眼见到净化之火焰的光辉并感觉到它拯救罪恶的力量的人们,相信他们可以真实的感觉和了解到万神之父正义的美好的意愿。他们宣扬万神之父神圣教义和驱除邪恶的作法永远值得我们赞扬。

    7.我信奉同混乱和黑暗这整个世界的孪生敌人之间永不妥协的战斗。

    我们,献身与神的信徒,相信我们最大的敌人-孪生的邪恶在持续不断的妄图败坏万神之父的一切功绩与事业。第一个敌人是混乱,它使它接触到一切事物变得堕落并且它想要毁灭整个世界。第二个敌人是可怕的邪恶的黑暗,它毒害死者的灵魂,引诱生命堕落直到死亡,挑战万
    神之父的意志和愿望。我们相信忠实的信徒们一定会同他们永远的战斗下去,一切被它们碰触和诱使腐败的事物都必需托付给净化之火焰。


    8.我信奉同三重罪恶-信仰的堕落与败坏-间永不妥协的战斗。

    我们,正直的信徒,相信罪恶的存在-那些已知的或未知的被这个世界上的愚昧的人们对圣洁的愿望的滥用。我们相信世界上存在着混乱和黑暗这对孪生兄弟的有害的致命的势力,它能使那些渺小的生命变得傲慢无礼和妄自尊大,引诱着他们远离净化之火焰的光明,远离万神之父赐予的恩惠,投入到罪恶的黑暗与阴影中。我们相信罪恶是通过三种途径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行为的罪恶叫犯罪,思想的罪恶叫谬见,话语的罪恶叫异端。我们相信那些最黑暗的和最极端的都是异端。


    9.我信奉净化之火焰的力量可以拯救和超度罪恶。

    我们,才华横溢的信徒,相信罪恶所带来的涂毒-不同于混乱或者邪恶所直接带来的腐败与堕落-是可以被净化之火焰所治愈的。那些罪孽深重的灵魂,虽然总想投奔邪恶,但如果他们能坦白他们所犯的罪恶也还是可以被拯救的。那些罪孽深重的灵魂必须被出示给净化之火焰的
    光明和威严,在它的光明中那些灵魂将会逐渐认识到他们所犯下的错误。但忠实的信徒们要当心,因为罪恶是狡猾奸诈和诡计多端的,只有通过重重磨难和严峻考验才能将它们从受害者身上驱除,才能将人性和躯体中的罪恶洗涤干净。我们信奉活着的灵魂中的诚实与正直才是最重要的和最高尚的东西,我们信奉罪孽深重的躯体和灵魂以拯救者的名义献身是正义的和值得尊敬的做法。


    10.我信奉正义的道路,虔诚事业的力量和永远警惕着罪恶的行为。

    我们,时刻警惕的信徒,相信忠实的信徒们一定会活跃在他们正义的人生之旅上,这些都要归功于圣剑之书。忠实的信徒应该欣然的以怜悯和亲切的态度做着他们的工作,应该永远拥护与支持纯洁质朴与孝顺恭敬的美好品质。所以那些未经启蒙的人们应该被召唤到圣焰的光辉下接受照耀,所以也许那些忠实的守卫灵魂曾来源于入侵的罪恶。我们相信忠实的信徒们最优秀的品德是警惕:因为那些高尚的受到神的护佑的事业也许会导致自满与自傲,而这正是罪恶的预兆。忠实的信徒们必须始终提防与警戒着,时刻找寻他们自身和邻人身上隐藏的罪恶的污点,因为的确,所有卑劣的罪恶都可能在不经意间将忠实的信徒们带到邪恶中去。


    11.我信奉凌驾于其他一切教会的圣殿的无上权威。

    我们,我们的信徒,信奉圣Malorn所建的圣殿,他声明了那些已经皈依他的教义的人们,宣称净化之火焰也许真正懂得了万神之父神圣的意志和愿望。圣殿因此凌驾于世界上其它所有的祭坛和教会。我们声明不承认那些由罪孽深重的精灵族建立的所谓的神圣的万神之父教会,它们已经被邪恶的势力所侵染而堕落。虽然人类通过长时间的努力去弥补它,虽然人类已经做了许多成功的努力,但是神圣的万神之父教会已经悲惨的沦为异教的牺牲品,他们的大主教已是邪恶的代言人。我们相信神圣教堂已经失败了,它的成员们的躯体必须被带到圣殿去赎罪。


    12.我信奉世上的统治者的力量,倘若他们是正义的。

    我们,被佑护的信徒,相信忠实的信徒们可以效力于任何国王,领主或统治者-,如果他们可以证明自己正义,公正,正直的话。没有比天堂和Aerynth的统治者万神之父更伟大的权威:一切力量,无论是世俗的或宗教的,都来源于他的意志力。他规定了Ardan和Cambruin的法则,所以我们能识别出神赐与正直的人指挥他忠诚的信徒去处理世间之事的权力。每一位君主或元首都有义务和责任去拥抱圣焰的光辉,去走正义的道路。任何不这样做的君王的每一个命令和声明都会使忠实的信徒们堕入罪恶和邪恶的深渊。每一位忠诚的信徒都有着神圣的义务与责任去蔑视去挑战这样一位胡作非为的君王的权威,因为一切腐败堕落的工具都必需托付给净化之火焰。

    10、圣剑之书,12章:14-23

    14直到诸神因为最深的黑暗之焰愤怒起来,15轰雷怒响的天空滴下了血泪。16伴随着大地的分裂,万神之父出现了,17他眼中的光辉有种接近阴影的黯淡。18大地发出浅短的呼吸,仿佛万神之父离开了这个世界,天空爆发出巨大的哭喊,19仿佛一个孩子失去了他的父亲,20或是一个国家失去了她的国王。21随着他的离去,他的年长的孩子们,22第一次,人类被诸神遗弃了。23整个世界被撕成了碎片而向四面八方散开,24城市被压成了平面,平面漂流分散在天空中就像溅出的被遗忘的谷物。

    25于是国王时期结束了,开始了我们现在所在的纷争时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10-12-2017 19:56
  • 签到天数: 11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1-6-2010 10: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魔剑官方的历史到此结束了。
    而由我们玩家自己创造的历史,正在不停的书写中,
    敬请关注 公会论坛  历史板块  及 泰兰斯大陆论坛  魔剑板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