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蓝神殿 - THE TEMPLE OF JIALAN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60|回复: 0

游戏与人性---------游戏杂文三部曲之二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3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30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12-15-2017 12: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尸体般地躺在草丛里,风从这里吹过,感受我仍残存的,生命的脉动,然后抽一抽鼻子,远远地躲开,生怕沾染上什么不洁的东西。

    我的世界,静止了两个月。

    不理客观存在的时间流动与空间变化,当行星仍无休止地进行着毛驴拉磨运动时,我身边的尘埃在空气中凝滞。

    碾死一只在我鼻尖停留的飞虫,然后远远地抛开,就象命运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世界上一切不幸的生物。

    人类是一种充满矛盾的物种,他们一边将某种动物吞进肚腹,一边又用一种幼稚的眼光去亲近他们,就象曾经有人对我说过:猪是多么的可爱啊!但是他却并不打算放弃他所爱好的红烧肉。对其他的动物亦同。

    人类对其他生命的博爱精神,似乎只局限于对自己无害的,或者不干涉自己利益的,并且相貌符合自己审美观的生物身上。

    因此狗和猫是可爱的,诸如此类的其他有着水汪汪大眼睛或者胖乎乎体态或者憨厚老实的性格的生物亦常常博得人们的好感。

    不在此类中的生物则常常没有这么幸运。会把小狗小猫当孩子一样抱在怀里的人会毫不犹豫地碾死一只蚂蚁,又或者拍死一只飞蛾。

    而用宗教的说法:任何生命在神的面前,其实都是同样的。

    换一种说法,从自然的平衡角度看,人类和小草的存在意义是平等的。

    其实,没有公平。

    只有生物链是最实际的,这不但包含着吃与被吃,还包含着有着更强大的力量的生物可以随意将弱于自己的生物把玩于股掌之间。

    就象猫经常不立刻杀死老鼠而将它们放走再捉住以练习捕食的技巧而并不关心可怜的老鼠脆弱的心理负担,人类社会中的强势者对于弱势者亦如是。命令可怜的年轻女子狗一样的伏在胯下任由淫亵,是强者的专利。

    残花的意想,冬过便有春来。枯木的哲学,春去仍将冬至。

    并没有什么理想国又或大同世界的存在,因为在人类的内心深处根本就存在着一种东西,那是在被束缚和压迫时想要冲破枷锁的自由精神,同时也是当身登峰巅一渺群小后想要奴役亵玩不如己者的强权意志。

    这样的矛盾的人类所创造的其他的矛盾的一切贯穿在任何的矛盾造物中,即使游戏亦不例外。

    最早登陆中土的网游大概是传奇?一类的吧……简单的2D画面,简单的职业和内容,简单的故事情节,简单的游戏方式。于是迷住了N多人,中国的可悲的游戏疯狂自此而始。

    传奇中的人与人的关系,很象电影中所描绘的古惑江湖。

    且不管游戏之外是否砸进多少钞票,搭入多少时间。游戏之中,力强者则为尊,粤语称之为:大佬。

    大佬者,一人之下,万人俯首。被大佬支配者只能辛苦经营,小心攀爬,期待有一天能扳倒大佬自己登上王位。似乎是将封建时代速度化了的世界,只不过没有了世袭,当一代王者终于陨落时,必将是将其打倒者登上王位。

    传奇中的公会,如同是封建时代的朝廷。

    当时的其他游戏,大多亦如传奇之模式,虽各有不同,而人性在其中的表现,则大同小异。

    时代在进步,游戏在更新。

    WOW开始引领潮流,只是这两年许间的事,却是最具人性变化代表的游戏。

    因此且拿来做例。

    最开始的WOW公会,该算是西方中世纪君主立宪式的议会。

    而议员,则由游戏在线时间长者担当,这在游戏之外,其实仍是一个金钱与强权相比较的结果。

    会长,大多只是一个人事分配者的权限,而权力,则常常把持在公会中一群人,或者是几个人的手中,这则COSPLAY了议会的首相及其幕僚。

    此处不由得想要说说中国封建遗留的奴性精神,当人在他人之下,不如彼者时,常常有这样几种选择:
    1,逃避。厌弃强者,远而避之,效陶潜之清高,学仲尼之浮世。
    2,抗争。这种人是生平不甘为弱者的,当发现有人比自己强的时候,便暗中努力,积蓄力量,虽大多隐忍吞声,而一发则不可估量。
    3,追随。这就不用解释了,只不过追随强者中的某些人且值得齿寒一下,君可见有犬宠之讨食之态?所谓曾有厚黑之学,脸厚,而能阿谀奉承,以父侍主;心黑,而能前鞠后恭,媚上欺下。
    有一种生物,对于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强者,是象对待亲爹一样孝敬的,而对于不如自己的人,则想对待世仇一般打击,追随强势者中,亦有与这样的生物有着同样的生存哲学的人存在的。

    人说社会制度的进步,实际上就是改变了独裁者的性质。也就是把一人独裁变成了团体独裁。

    当一个人独裁时,视于独裁者的品质,如果碰上品质优良者,则被支配的其他泱泱万万人众便能生存的适意,而品质恶劣者,则多会遇到下层最受压迫者的反抗。

    而一群人独裁时,如果品质优良者多于品质恶劣者,则出现整体强盛但是各种问题不断,如同一根坚实的梁柱,但是生了几个蛀虫,梁柱虽然坚固,但是却不时要被蛀虫叮咬几下,虽然偶或喷点杀虫剂能清净一时,但总免不得旧病复发,毕竟虫在柱内,外科不解内疾。
    而如果品质恶劣者多于品质优良者,则会出现一种群体效应。恶者把持权力、任意完权术,善者沉默无言、试图独善其身。这就是所谓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大雁跟着鸭子跑的原理了。

    所以说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虽说近朱赤近墨黑,但是朱多于墨时,墨仍时时猖獗,而当墨多于朱时,朱者则忍气吞声。这倒符合另一句俗语,谓之强龙不压地头蛇,尽管地头蛇当势时强龙只能潜游浅水被虾戏。

    也许是越来越多的弱势群体不甘寂寞,很快,便出现了一种新的权力演化。

    G团,学名佣兵团,或买金团?的出现,更替了议会制的团体独裁。

    正如现实世界里人虽然创造了金钱却往往沦为金钱的奴隶一样。

    G团的出现使公会名存实亡。G团的领导可以是任意的游戏者,而参与者则多分为两种,一种是消费者,一种是打工者。

    所谓的消费者一如政治学中的资本家,意即出的起钱买东西的人。

    而打工者也就是弱势群体正是那些没有资本的游戏玩家。

    由任意玩家组织临时团体,当在游戏中获得利益时,便由消费者出资获取,而打工者虽时时暗自口水,但是毕竟当最终游戏结束时能够获得金钱奖励。

    而消费者和打工者亦并非固定的,消费者常常耗尽资本而沦为打工者,而打工者累积资本到了一定阶段,便跃位而上成为消费者。

    于是,中国的游戏终于成功将现实虚拟一体化,达到了两全的由人压迫人过渡到了钱压迫人。

    于是我们又回到了飞虫与人的话题。

    我们碾死飞虫,便象命运戏弄我们,当我们有选择的对待其他生命时,命运却无选择地对待我们的人生。

    佛说:众生平等。

    这种梦想中的平等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于是我的世界恢复了流动,我也从臆想中的草地回到了床上,推开床,夜空中的星星正在讥笑我们的无知。

    正如那句话: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